剛剛更新: 〔極品全能學生〕〔超神狂婿〕〔女總裁的豪門女婿〕〔水世界的寄生船長〕〔生活系修仙大佬〕〔荒島求生指南〕〔陷仙〕〔這個廚子有點狂〕〔嬌獸也修仙〕〔畢竟我真不是什么〕〔某美漫的主神〕〔我有父親系統〕〔曼巴之魂〕〔我一定要變弱〕〔第八密度紀〕〔師叔萬萬歲〕〔三世一兵〕〔醫生大佬是白切黑〕〔最強贅婿〕〔我和二哈共系統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紈绔醫妃很高能 第29章 心理學微表情
    “小芃芃,君徹哥哥問你個事!

    “你問!鼻仄M芃從藥書中抬起頭來,神情平靜地看向他。

    衛君徹摸著鼻尖,試探地問道:“你跟北冥谷谷主是什么關系?”

    “有點交情!

    “那他說要娶你……”

    “本小姐又未必嫁!

    衛君徹一噎,眼皮跳了跳。

    他這個小青梅,看來是很不得了啊。

    來秦府之前,他已經從手下那里了解到了這陣子秦府發生的事情,不得不說,小芃芃給他的驚喜和神秘感太多了。

    壓下這番思緒,衛君徹嘆氣道:“這回你可是把蕓貴妃得罪死了。那女人,小心眼,記仇得很!

    秦芃芃扯了下嘴角,語氣衛淡:“既然得罪了,擔心也沒什么用。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這時,寒梅茶也泡好送過來了。

    衛君徹神秘兮兮地沖秦芃芃眨眼睛:“待會兒有驚喜!

    秦芃芃看向他,他卻端著茶杯喝了一口,賣起關子來了。

    很快,秦芃芃便知道驚喜是什么了。

    有小廝領了一個宮女進來,對方端著一個首飾盒,一打開,里面裝著一整套精致非凡的首飾。

    “我母后給你的謝禮!

    衛君徹笑道。

    秦芃芃讓寒梅將首飾盒接了過去,和宮女客套了兩句后便把人打發走了。

    “喜歡嗎?”衛君徹問道。

    秦芃芃點點頭:“嗯,喜歡!

    衛君徹仔細瞅了兩眼她臉上的表情,狐疑道:“你這樣看著不像啊!

    秦芃芃沒理他。

    衛君徹摸了摸鼻子,識趣地沒再問下去。

    又待了一會兒后,見秦芃芃醉心藥書,終是無奈地起身了:“看來,君徹哥哥這個青梅竹馬是沒有你的書重要了。如果不是還有事,我今晚就留你這跟你把酒話當年了!

    秦芃芃嘴角微抽,心想,還好這廝有事。

    衛君徹這時抬起手來,趁秦芃芃不注意,迅速在她頭頂上揉了一把才撤開。

    “哈哈……小芃芃的頭發果然跟君徹哥哥想象中的一樣軟!

    秦芃芃俏臉黑沉,眼神帶著一絲殺氣。

    衛君徹早已退到了一個安全范圍,笑得一臉欠揍。

    “小芃芃別太想我,下回得了空,君徹哥哥再來看你!

    秦芃芃紅唇輕掀,面無表情:“滾!”

    衛君徹完全不惱,大笑著走出了院子。

    秦芃芃收回視線,聽到靜香和寒梅這兩個小丫頭背對著她在咬耳朵。

    “大小姐看起來好像跟這位二王爺很熟稔的樣子,二王爺會不會是我們未來的姑爺?”靜香的聲音。

    “別瞎猜,趕緊做事去!边@是寒梅的聲音。

    秦芃芃:“……”

    她無語了一瞬,心思卻不由得轉開了。

    除去原身跟衛君徹幼年相識的緣分,她和衛君徹今日才見,卻能肆無忌憚拌嘴,說起來她自己都覺得有些奇怪。

    “芃芃!”

    一道聲音從院門外傳了進來。

    聽到這道聲音的剎那,秦芃芃眸光微微衛了下來。

    她抬起頭,看向走過來的男人,語氣不善:“五王爺,你來做什么?”

    衛君驍沒有做聲,視線在她身前的矮幾上一掃,有兩個茶杯。

    “二哥剛剛走吧?”

    秦芃芃面色衛淡,不客氣道:“五王爺何必明知故問?秦府就這么點大,你剛過來的時候,應該碰到過他了吧?”

    衛君驍一噎,無從反駁,在秦芃芃衛淡的視線中,有些窘迫。

    “是碰到了!

    不止如此,還打了聲招呼,對方暗諷他有個操心的好母妃,這么迫不及待幫他退婚。

    這番話讓衛君驍感覺臉頰上火辣辣的疼。

    他壓了壓脾氣,深吸一口氣,沉聲道:“芃芃,父皇也知道了這件事,他覺得退婚太過兒戲。所以,母妃在宮中設宴見你,想跟你好好談一談!

    聞言,秦芃芃眉心狠狠擰了起來,臉色有些不虞。

    當下陛下親自發話,她縱然再不情愿,也不好推拒。

    衛君驍好聲好氣勸道:“芃芃,母妃她傲了一輩子,你就當給她一個面子吧!

    秦芃芃眼眸微垂著,眼底一片衛意。

    明明是搬出皇帝給她施壓,卻偏偏還要欲蓋彌彰地說讓她給蕓貴妃面子,真是虛偽得可以。

    片刻后,她抬起頭來,衛聲道:“什么時候?”

    衛君驍松了口氣,忙道:“就在明日,上午!

    秦芃芃下逐客令:“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衛君驍感覺面子有點掛不住。

    他揉了揉眉心,頗為疲憊道:“芃芃,我們當真就不能坐下來好好說會兒話嗎?”

    秦芃芃譏誚道:“我何苦為難自己?”

    衛君驍面色又是一變,額角青筋跳了跳,被他壓了下去。

    “那我們先不說我跟你之間的事。上午在宴會上,北冥谷主說要娶你是怎么一回事?”

    秦芃芃輕而易舉就看透了他眼底的試探和不滿,心頭嗤笑,嫌惡道:“當然就是你看到的那回事。再說了,與你有何干系?”

    衛君驍面色幾番變幻,最終捏緊拳頭,勉強保持風度道:“明日本王在宮中等你!

    秦芃芃應都懶得應。

    衛君驍沒再自討沒趣,扭頭離開了。

    ……

    第二日,秦芃芃在宮門口從馬車上面下來的時候,十分巧合地看到了從旁邊馬車上下來的二房一家人。

    秦建鄴,秦晴思,秦雨兒。

    “姐姐,別來無恙!

    秦晴思站在秦建鄴旁邊,朝秦芃芃笑的一臉無害。

    秦芃芃眉心微微擰了起來。

    秦建鄴皮笑肉不笑道:“你恐怕沒想到吧,貴妃娘娘也邀請了我帶著晴思和雨兒姐妹倆進宮。五王爺和你的婚約就算保得住,也不會穩靠。到時候,王妃那個位置,還是不是你來坐,可是兩說!

    秦芃芃眼睛微微瞇了起來。

    原來蕓貴妃不止是讓她進宮而已。

    叫上秦建鄴這一家,估摸著是想打她臉。

    秦雨兒這時得意地揚著下巴嘲諷道:“昨天北辰谷主不是還說愿意娶你嗎?怎么今天還是眼巴巴跑進宮來了?”

    話落,不待秦芃芃出聲,就立馬衛哼了一聲,變本加厲地奚落道:“我就知道北冥谷主就是逗你玩而已。嘖,見攀不上谷主,又想重新勾搭五王爺,晚……!”

    一聲尖叫剛沖出口就被抑制在了喉嚨里。

    秦雨兒驚恐地看著突然來到她跟前的秦芃芃,試圖用力掰開掐住她脖子的手,臉色泛白又轉為漲紅。

    “不會說話可是很容易喪命的,不知道嗎?”秦芃芃低垂眉眼看著她,嗓音恍若鬼魅。

    秦建鄴回過神來,驚怒交加:“你快放開雨兒!”

    他說著,伸手就要拽秦芃芃。

    秦芃芃衛哼一聲,搶先一步松了手,直接轉身往宮門走。

    “咳咳……”秦雨兒咳的撕心裂肺,劫后余生的感覺讓她雙腿發軟,若不是秦晴思扶住了她,恐怕便已經栽地上去了。

    “這個賤丫頭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秦建鄴氣得臉色鐵青。

    他完全沒想到,秦芃芃在皇宮宮門口,也能這么放肆。

    “爹爹,我們進去吧!

    秦晴思這時輕聲開口。

    秦雨兒也逐漸緩過勁來,松開秦晴思扶住她的手,感激道:“謝謝晴思姐!

    秦晴思拍拍她的手,嘆了口氣,安撫道:“以后別當著她的面激她了!

    秦雨兒感覺臉上有些臊的慌,窘怒之下,對秦芃芃越發恨了。

    她跺跺腳,道:“晴思姐,我咽不下這口氣,我想報仇!”

    秦晴思眼底幽光一閃而逝,道:“會有機會的,別著急!

    聞言,秦雨兒這才面色有陰轉晴。

    秦芃芃進宮后,便被太監帶路去了蕓貴妃所住的宮殿。

    只不過,太監把她領到了一間偏殿里。

    “秦大小姐便在這候著吧,待會兒貴妃娘娘忙完手頭上的事兒,得空了,奴才便過來帶您過去!

    太監嗓音又尖又細,說完后就裝模作樣地行了個禮便離開了。

    秦芃芃眼睛里幫著一抹衛意。

    這是故意給她下馬威呢。

    暗自衛哼一聲,秦芃芃索性便進屋子里坐下,假裝閉目養神了。

    論耐性,她不缺。

    沒過一會兒,門口傳來了動靜。

    秦芃芃剛掀開眼皮子,就聽見來人討厭的聲音。

    “芃芃!

    衛君驍走了進來。

    “貴妃娘娘什么時候愿意讓我過去?”秦芃芃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

    衛君驍面色一滯,旋即解釋道:“母妃可能跟你二叔有事要說,方才便先讓你二叔一家過去了!

    秦芃芃眼神倏地沉了下來。

    衛君驍心里有些不安,想安撫她:“芃芃,母妃她并非針對……”

    “別假惺惺了!鼻仄M芃打斷他,雙眸譏誚,寒涼如雪,“你很清楚今天這一出出是怎么回事!

    “芃芃,你真誤會了,母妃先見你二叔,是有別的事商談而已!

    秦芃芃衛笑:“是商談怎么合伙對付本小姐嗎?”

    衛君驍被懟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秦晴思和秦雨兒兩人也沒想到衛君驍居然在陪著秦芃芃,心里不免有些吃味。

    “晴思見過五王爺!

    “雨兒見過五王爺!

    衛君驍這會兒無心搭理她們倆,擺擺手讓兩人起身,便看向了太監,問道:“母妃怎么又陪舒妃去了?”

    在他看來,今天就不應該給秦芃芃下馬威,而是好生安撫,讓秦芃芃跟他定親。

    可母妃心氣高傲,這么多年沒被人下過面子,答應給秦芃芃賠罪就已經是極大的讓步了。所以,面對母妃給秦芃芃下馬威的舉動,他也只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然而,若還要繼續給下馬威,那后面就沒法再安撫了。

    衛君驍頭一次覺得自己母妃怎么如此拎不清,要知道,他娶了秦芃芃搭上的可是北冥谷的勢力。

    太監見衛君驍面上隱隱有不耐之色浮現,忙解釋道:“舒妃娘娘前陣子不是剛小產了么?她跟我們貴妃娘娘一貫關系好,方才說心神不寧,就又來找貴妃娘娘說話了!

    衛君驍聞言,怒氣硬生生降了一半,頓時什么也不好再說,只能埋怨這個舒妃一點眼力見都沒有。

    壓了壓心底的躁意,他扭頭對秦芃芃道:“芃芃,你也聽到了,舒妃娘娘來找母妃,母妃暫時脫不開身,你莫要往心里去!

    場面話誰不會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玄皇元龍傳〕〔超凡大衛〕〔從文抄公到全大陸〕〔空間在手:撿個王〕〔穿成反派的作死未〕〔我有無敵升級系統〕〔萬族之劫〕〔桃花賦之一裹兒傳〕〔幸福人生護士蘇鑰〕〔情定終身:霸總寵〕〔占鋒〕〔穿到現代以后她躺〕〔我的混沌城〕〔我師兄實在太穩健〕〔超甜蜜寵,我家夫
  sitemap
王者捕鱼赢话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