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一品農家妻夏盈〕〔宇宙乾坤塔〕〔枕上暖婚:晚安,〕〔科技之全球壟斷〕〔我在豪門當夫人〕〔他以時間為名〕〔萬界仙王〕〔三國之曹家逆子〕〔差一步茍到最后〕〔萬古第一神〕〔兇猛道侶也重生了〕〔農夫兇猛〕〔開局獎勵一億條命〕〔穿成大佬的反派小〕〔藥師的寵妃之路〕〔史上最強小神醫〕〔此人殺心太重〕〔繼承三萬億〕〔反派就很無敵〕〔我在大唐當駙馬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山河遠闊語輕輕 第一四八章 著了他的道
    楚遠喬帶人分乘兩輛車,開車風馳電掣朝市區沖去。

    汽車爬上了山坡,楚遠喬遠遠地聽,炮火和槍擊聲已停,四周安靜得很,有些瘆得慌。

    “楚秘書,咱們怎么走?”司機不知該往哪開,討好地問“要不,咱停車探探再說?”

    “廢什么話?望租界的路開就是!”

    楚秘書眼一橫,他必須將這些人追回來。不然,真不知該如何向上峰交待。

    司機不敢反駁,只能聽命從事。

    汽車爬坡再下坡,拐過山凹進入往租界的路上。

    突然,迎面沖過來一輛黑色汽車,那車不閃躲堵住這臺車,“嘎”地一聲橫在車前。

    楚遠喬大叫“停,停車!”

    司機緊急剎車,汽車停下來。

    司機罵罵咧咧,開窗吼道“奶奶的,誰那么不怕死?不要命了,趕緊閃開!”

    那黑車一動不動,不吭聲,也沒走。

    楚遠喬打開窗,探頭望去。

    黑色轎車上下了一個人。

    那人身材高大,穿租界巡捕制服,雙手朝空中一攤,桀驁不馴地回罵“媽的,誰的嘴巴不干不凈的,老子在這!”

    “武山赟?”

    楚遠喬認出了他,推開車門跳了下來。

    “武探長,別來無恙!這節骨眼上,您不去阻擊日本人,開著車到處溜達溜達,還真是有趣!”

    楚遠喬這話,譏諷他逃避責任當逃兵。

    武山赟瞪他一眼,唇邊浮起不屑,

    “楚秘書,你也不好好看著你的人!兩車人都沒長腦子,橫豎不管,直往我埋的陷阱里沖。我想攔都攔不!”

    “……”

    他,說啥?!

    楚遠喬一臉懵逼,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他臉色一沉,“武山赟,什么意思?”

    “媽的,你的人盡是幫倒忙,將我挖的對抗日軍的防御工事破壞了!

    武山赟走近他身側,黑眸一寒,“本來,我想與日軍玩玩,領著人造了好多天,制作出來一個天然的陷阱。陷阱設在日本海軍陸戰隊必經之路。你警團的人真有意思,開著車橫沖直撞替日本人探了路!”

    “什么?!”

    楚遠喬臉上一陣燥熱,當著這么多下屬,他嘴里自然不能認輸的。

    “別血口噴人,怎知是我們警團的人?”楚遠喬也不示弱,“再說了,你說你造了一處陷阱?真的假的,誰看到了?”

    武山赟雙手一慫,一幅無所謂的樣子!拔夷芰τ邢,沒炮彈沒武器,只想給日軍一點苦頭嘗嘗。別不信,幾年前,我在這一帶抗擊過日軍!那會,我們兵力比敵軍多,本來不該敗的;……可惜,……”

    他眼睛望著天空,巨大的傷痛直擊他內心,滿臉悲憤讓人不敢望。

    楚遠喬低眸,“都是往事了,敗了,就是敗了;……”

    楚遠喬怕他耽擱自己時間。這時候說那該不該,實在沒意義。

    這會,還有正事呢!

    武山赟重低下頭,黑眸炯炯,“別不服氣。再不去,他們在陷阱在里恐怕要出事;再晚一點去救,甚至會有性命之憂!”

    他這話,說得陰深深的,有些毛骨悚然。

    楚遠喬愕然,“你……你,干了什么?”

    “嗯,沒什么!”武山赟唇角一挑!拔矣X著獵人很厲害,學著做了一個超級大的籠子,金剛鐵爪,猛獸幾乎是掙脫不了的……只是,不知道人會怎樣?”

    “你?……你這,也行?用心太險惡了吧!

    想起武山赟的話,若自己兄弟真的陷在陷阱了?

    楚遠喬有些擔心了。

    “對不起,對抗豺狼虎豹,我需要講良心嗎?”

    武山赟黑眸一掃,板著臉,“只能怪你帶兵無方,馭下不嚴。誰讓你的人踩雷,都是活該!”

    武山赟說完,扭頭就走。

    “哎,你這話也不能這么說吧!

    楚遠喬一心想救人,急急跟了上來,“他們可是去租界幫你抵御敵人的。你是好賴不分,不但不謝。還反過來詆毀人家?”

    “楚秘書,他們的行動,可有你們的長官下的指令?不然,他們若是私下對抗日軍,還要不要穿身上這套鬼皮?”

    武山赟說話很直接,沒等他回答,他又道“你的人不聽長官指令,聽從你的嗎?這,要是讓周長官知曉,他老人家能高興?”

    楚遠喬一愣,這位爺可不太好說話。

    “武兄,您剛才繼續駕車趕來,是給楚某報信的吧?”

    楚遠喬瞇著眸子,“再不忿,至于這時候開著車到處溜達吧?”

    “嗯,那你還算識相!”

    武山赟黑眸一凜,“平心而論,我不想幫你。但,從大節來說,我不想那些人出事!

    他不想幫都還幫,是不是自相矛盾?事情出乎意料,根本停不下來好伐?

    遠喬以為,他不過說得狠,也沒往深處想。

    遠喬說著好話“武兄。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有勞你啦!

    “嗯,廢話少說,你跟我走!

    武山赟轉身,回自己車上,

    他掉過車頭,疾馳而去。

    楚遠喬指揮人緊緊跟上來。

    汽車又爬了幾個坡,來到一處山坡上停下。

    武山赟下車來,居高臨下往下瞅。

    楚遠喬也跟下來,站在坡上,順著武山赟的目光往下瞅。

    只見,四周林木葳蕤,中央是一片洼地,兩輛車塌陷在泥濘里。士兵門棄車前進,鉆進了林蔭小道。

    以山中林木為天然屏帳做成的迷宮,將這些士兵們陷在迷宮內。他們找不到出口,像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

    看那兩臺車,的確是警團的軍車。那幾十號人怎能想到,這不算高的林木既然是迷陣?

    著了道沒人指點,就甭用想出來。

    楚遠喬心里感嘆

    丫的,他怎能想出來這一出?

    楚遠喬甕聲甕氣地問“胡峰他們進入你的陷阱,你就這么眼睜睜地看著?”

    “胡峰是誰?”武山赟抬眸,狡黠地問“他是死是活,跟我有關系?”

    “喂,別說得那樣難聽!說得自己像是多鐵石心腸似的!”楚遠喬抬眸,一語中的!澳闳舨幌刖人麄,那你驅車去警團干嘛?為了一場美麗的邂逅?”

    。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萬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朕只是一個演員〕〔當維修工的日子〕〔開局簽到荒古圣體〕〔原來我是修仙大佬〕〔海賊之日日果實〕〔玩家兇猛〕〔我的一天有48小時〕〔我就是不按套路出〕〔伏天氏〕〔當醫生開了外掛〕〔黎明之劍
  sitemap
王者捕鱼赢话费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手机 近期排列五规律图表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 配资公司赚钱不给提现怎么办 股票开盘时间 吉林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嘉兴福利彩票 急速赛车之竞速漂移 大乐透62元全包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