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極品贅婿蘇允柳媛〕〔天驕豪婿〕〔頂級豪門〕〔上門最強狂婿楊瀟〕〔卓逸女婿〕〔轉世神醫在都市林〕〔天降女婿〕〔圣手闖都市〕〔全才天醫〕〔三國之蜀漢中興〕〔林羽何家榮小說〕〔最強神醫贅婿林羽〕〔最佳女婿林栩小說〕〔貼身兵王俏總裁〕〔江顏林羽〕〔影帝偏要住我家〕〔狂少歸來〕〔江顏〕〔江顏林羽免費小說〕〔重生九零小辣椒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山河遠闊語輕輕 第三十二章 南市街混亂
    路人對警察的行徑無好感,只當沒看見這些警察。

    路過的行人照走不誤;干活的沒停下半分。大多數的人沒反應。

    丁寶儀很是抓狂。她逼不得已掏出槍,朝天空開了一槍。

    “砰……;”一聲巨響。

    四周的人呆一呆,放下手里的活;抬頭。目光齊刷刷望過來;“呵呵,是位女警官?”

    “警官,您放空槍是么意思?”有人不怕事,圍過來看。

    “往后退,站好!執行公務!”丁寶儀賊著臉,厲聲大吼。

    “公務?又來征稅?……保長剛征完,還讓不讓人喘口氣?……”

    眾人心里是抵制的;哪有人肯聽她講話。又見她是女的,很多人不客氣。他們的言語激烈,對她毫不留情。

    這人多嘴雜,傳播得快,嫌疑犯早跑了。

    丁寶儀耍不了威風,空手而歸。

    “丁處,南市街那什么人都有,復雜得很;……”楚遠喬微笑著安慰她。

    他談笑得宜,不亢不卑;“非常時期,從外地來上海躲避戰亂的人,有錢有權的多數都躲在租界。貧寒人家沒有太多條件,找到棲身之地就不錯的。他們生活很艱難,還要遭受重重盤剝。每天能賺些錢吃飽就不錯了,哪里有閑心去管別個?還有地痞流氓欺壓。人能有多少閑心管別個?嫌疑人員若混跡其中,市民們不會配合警察,很容易逃脫的!

    “楚處,對那很了解;……以后,還請楚處多多費心!

    丁寶儀撇撇嘴角;心里是不服氣的。難怪她會空手而歸,那樣雜亂的地方,她都沒辦法。楚遠喬這樣的書生,他難道能玩出花樣來?

    丁寶儀自己沒搜捕到人。在他面前,她的氣焰低了許多,沒法硬氣起來。她心里覺得喪,卻只能保持緘默。

    丁寶儀原想,出其不意辦個案子,在警局立威揚名?磥,這事不是那么容易。

    在警察局,楚遠喬比她根基深,這是勿需辯論的事實。

    在七十六號特工總部,丁保儀以狠辣手段,毒蝎心腸揚名?墒,她在警察局,卻沒因此立住,沒人因這敬她?傊,她沒撈到半點好處。

    丁寶儀灰溜溜回到七十六號,去向丁默村做述職報告。

    “寶儀,你這段時間是不是太忙?”老奸巨猾的特工頭子,丁默村抬頭望她一眼。

    他語重心長說道:“咱們七十六號的霸王花,會出師不利?你心里可能沒太瞧得起楚遠喬,對那年輕人太輕敵了些!山本閣下親自考核的人,不該點以輕心。他,不像外表那般孱弱;你心里要重視起來!

    “是,少校您教訓得是!”丁寶儀俯身;她不敢再說什么。

    “下一步,你想怎么做?”丁默村問。

    丁默村知道,特工發揮主動性,比被動的效果要好!熬炀值娜肆驾环,上峰指令你去那里,主要就是監視監督;……職務嗎,都是暫時的。切莫因小失大;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丁默村對這侄女的心思,他還是懂的。年輕,莫免急功近利些。

    “少校放心,卑職心里有分寸!”丁寶儀眸子微寒,臉上是不服氣的。

    她不得不裝作接受意見;“下一步,卑職定然是循著蛛絲馬跡慢慢尋找;……楚遠喬那人。就不像省油的燈。我在警察局,會慢慢找到他的弱點。他若敢不老實,就休怪我;……”

    “楚遠喬,山本君親自看好的;不要與他過不去;……”丁默村望她一眼,叮囑道:“你可要記住,不要玩過火。若暴露你自己,被日本方面知曉;你,可是吃不了,還得兜著走!”

    “閣下放心!”丁寶儀點頭,笑道:“心里有疑問,多方去刺探而已!

    “嗯,那就好!”丁默村點頭。

    楚遠喬將抓捕嫌犯的一事攬到自己身上。也不是他主動攬活,是太多太難的事,抓不出頭緒。

    南市場等棚戶地區人龍混雜。在那一片去抓人,誰都覺得棘手是個難辦的事兒。

    對那一處接觸最多的,而且可以行使職權的;當然是南市街一帶的片警。

    片警管的事兒多,雜亂而且繁重。市民們不喜歡他們;但,警局到底是市政職能部門。警察辦事,不管是老百姓,還是那些流氓地痞;都得給他們幾分臉面。

    遠喬在警哨歷練做片警時,每日工作多得做不過來。但凡,上頭有特殊的命令下來,得立刻出動去辦。

    與一些地痞流氓斗智斗勇;自然也是有一些心得的。遇上個別屢教不改的,請流氓地痞到警站去吃蛋炒飯;那,也是常有的事。

    去那片區域抓嫌疑犯,自然少不得片警幫忙。遠喬回到總局后,沒再回去過片警。此時,他更得回去拜訪一下。

    楚遠喬坐車來到警站;他進到院內。

    這里,沒怎么變。院子,還是老樣子;人,還是那些人。

    大院正門的墻根下,胡警官站在那,不知罵罵咧咧說著什么。

    楚遠喬快步走上前:“胡警官,您老好呀!”

    “楚處長大駕光臨,我等有失遠迎!”老胡聽到他的聲音,不由一震;旋即轉過頭來。

    他望著楚遠喬,酸不溜揪地說道:“處長新官上任,不得燒幾把火?怎會有閑心跑到我們警站來?”

    “胡警官,您說什么,也別說當官!我這,哪里算什么官;不過,替人跑腿而已。說實話,剛分到咱警站來蹲點時,沒想到有現在這樣為難的時候!”遠喬朝他聳聳肩,苦澀地笑道:“大概是冥冥中自有天意;……楚某到這來,真不是閑的!現在遇到難題了,諸位得幫我一把!”

    老胡笑道:“老弟說這樣話,太見外了!老弟你在上邊,那可別忘了我們兄弟幾個!……”

    “哥幾個放心!我是見河拆橋,見利忘義之人嗎?”遠喬又說道:“我等身在警局,遇到有違治安的事,不得不管吧?”

    “楚處,這話說得好呀!治安不維護,要我們這些警察作甚?“老胡還是那么熱心腸;他又道:“我能做什么,盡管吱聲!”

    “胡警官,有事請教!不如,我們找個地方邊吃邊聊?”遠喬不失時機地說道:“兄弟是攤上事了,實在沒有辦法;不得不求助于您!”

    “楚處長一句話的事,說什么求助?”胡警官倒也會借坡下;“楚處,真不客氣。您有什么事,你不妨說來聽聽!”

    “咱們到聚香樓好好聊一聊!”

    楚遠橋不由分說拉扯著他,來到了聚香樓。他豪氣地點了好幾道大菜,又要了半壺燒酒;讓小二趕緊上桌來。

    店小二答應一聲,趕緊去準備了。

    胡警官說道:“楚處長,您這太客氣了;……您說吧,我聽著!

    “警局從電臺中破獲知曉,有人故意制造些有違治安的事!背h喬點點頭,開門見山說道:“這些嫌疑犯拒捕,逃避到南市街附近不見了蹤影;……”

    楚遠喬也不藏著話,警察總局的人緝捕如何失誤,對胡警官一一說來。

    “嗯,南市那一帶真很混亂!”胡警官點頭;“我們平常被那些催收賦稅的人帶到那邊,幫著征稅。那里的市民很不歡迎我們;……你們總局的人來這;恐怕更是摸不著邊吧!”

    “對,對!老胡,你說得太對了!”遠喬連連點頭:“我下邊的人去抓過兩回,還真是無功而返。真是一籌莫展!胡兄,若遇到這種境況,你該怎么辦?”

    小二將他們點的菜和酒端上桌。

    楚遠喬恭恭敬敬地斟滿酒遞給了胡警官,自己也滿上一杯;“胡兄,請!”

    “嗯,也要分情況吧;……”胡警官拿起酒盅抿了一口,夾起一塊肉進嘴里;“要看你所緝捕的人到底是什么樣的;……”

    “嗯,這個;…我沒有確切的消息哦;……能大致知道他的位置,我們憑嫌疑犯在的大致位置去抓人!”

    “嗯,你這還真tmd籠統,就如海底撈針一般;……”胡警官直言不諱;“你連具體的目標也沒有,你們如何緝捕?……聽打到什么動靜,一股腦就去抓捕人?”

    “胡兄,……我們處理地,確實是粗鄙了些;”

    楚遠喬很尷尬,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

    “我說話直;但,并非針對您!”胡警官又抿了一口酒,笑道:“你這問題的難度,我幫你分析分析;……人多,租戶多,房東難。大量四方外鄉人涌入上海避難。入大于出的人口壓力,加劇本已嚴重的房荒問題。左鄰右舍經常變換面孔,飽和的空間還要不斷地再分割。時人記敘:房東別出心裁,迭床架屋,當小客棧一樣方式租借給人,有了二層閣、三層閣的房客不算,閣樓上還要借鋪場給人,早出晚歸。甚至露臺上蓋幾張馬口鐵,搭一個棚也可召租!

    “胡兄說得極是!”楚遠喬不住點頭;“如此擁擠不堪的居住空間,人人自危;如何能認出那些嫌疑犯?”

    “租客,房東,……都知曉一點;……”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萬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顧暖暖沐融云小說〕〔都市之最強狂兵陳〕〔九指劍圣〕〔朕只是一個演員〕〔不會真有人覺得修〕〔我的一天有48小時〕〔玩家兇猛〕〔當維修工的日子〕〔哈利波特之煉金術〕〔逆天廢柴:邪君的〕〔桃花賦之一裹兒傳
  sitemap
王者捕鱼赢话费下载 002552新浪财经 北京pk拾现场直播官网 天津快乐10分遗漏 天津11选5奖金 广西体育彩票十一选五规则 山西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pk10技巧论坛 股票涨跌幅限制 湖北快3计划表 七乐彩开奖视频直播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