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大漢崛起〕〔劍卒過河〕〔我真要逆天啦〕〔大師兄又敗了〕〔開局成為三流校長〕〔我在古代建工業〕〔你的愛真好〕〔獸世團寵的我又陰〕〔重生八零成了哥哥〕〔序列玩家〕〔都市妖孽高手〕〔封門破墓〕〔穿越空間福滿園〕〔最強女婿〕〔我的功法全靠撿〕〔軍工重器〕〔逆天丹帝〕〔牧龍師〕〔金枝夙孽〕〔我的夢幻年代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山河遠闊語輕輕 第三十章 電訊二處
    陳永杰在原電訊處的基礎上,新劃分出來一個二處。這是警局的一項改革。

    電訊處原負責與日本方面的一些電傳電報,只是簡單地起到匯報與接收功能;并沒有監聽監視這一項職能。

    在市府的號令及梅機關的肯定下。新設的職能部門自然要派上用場的。

    陳局長宣布二處成立,楚遠喬就這樣走馬上任了。

    路明帶楚遠喬來到頂層;“局座給你特別指派了一間辦公室!

    路明邊走邊說;“”新成立的電訊二處,要為上海的治安負起責任來。局座對你期望很大,莫要辜負他的信任!”

    路明領他來到頂層走到走廊盡頭,推開一緊閉的房間,說道:“楚處長,這是你的辦公室;……看看,還有啥要求?盡管告訴我!”

    這是間獨立的辦公區,說不上多寬敞。居中是一張木質辦公桌;靠墻有一排書柜,書柜旁是簡易的衣架。辦公室說不上豪奢,比他之前擠著與別人一道辦公,簡直是天壤之別。

    “路哥,這間,是給我么?”楚遠喬不住咋舌;他臉上堆著笑,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我,是不是在做夢?”

    “呵呵,……楚老弟,你好好干!這,只是開始;……”路明拍拍他的肩,“老弟前途無量,日后高升時,可別忘了你路哥!”

    “路哥,您這樣說,豈不是折煞小弟?”楚遠喬哈著腰,小聲說道:“路哥,小弟突然被提拔,心甚惶恐;不知如何做。正要向路哥請教呢。改天,我在法租界最好的西餐廳開一桌。煩請路哥賞個臉,幫我指點迷津;……”

    “法租界的西餐廳?哦,老弟破費了!甭访餮劬σ涣;對他的提議很受用。路明不住地點頭;“你剛來不久,突然就被擢升,手足失措很正常!待有時間,我細細與你講;……”

    “多謝路兄賞臉!”楚遠喬又道:“小弟多謝。日后,若工作有不殆處,還請陸兄在局座面前,多多替小弟美言!”

    “好說,好說;……”

    兩人一個請教,一個愿教;一唱一和,倒是真有趣。

    路明又道:“楚老弟,我們去隔壁屋看看你二處的辦公區,如何?”

    “要得,路兄請!”楚遠喬再謝他。

    路明領他來到隔壁。

    推開房門走進去。這里與警察局其他房間無二,一樣的普通。幾張簡陋的桌子;桌上堆放有各種無線監聽設備。

    幾個年輕人戴著耳麥,聚精會神跟蹤無線電電波音頻。

    年輕的臉龐,是熱烈的、是剛毅的,臉上都很決絕的表情。他們的眼眸閃爍著,認真傾聽者電波里的微小差別;細細揣摩黑暗中可能不同的電波;……

    不論這些電波后,是怎樣的事端;其發生的本質是什么;都與他們都不相干,他們只負責認真去聽;……

    靠窗的桌前,有一張年輕而熱烈的女人臉。

    那女人很年輕,一邊聽著,一邊在用筆記著什么。

    路明過去,朝她喊了一句:“寶儀,倒茶來!”

    “哎,就來!”那女人答應一聲;起身離開了桌子。

    幾分鐘后,被喚作寶儀的女子,端了兩杯茶從右側房中走出來。

    “怎么只有兩杯?明明有三個人,你不會倒三杯嗎?”路明望著她,歡快地笑道:“冰雪聰明的丫頭,今兒怎么不夠靈光了?”

    路明,像是和她很熟捻。

    那女子望他一眼,微微有些詫異。她反應倒是很快,對他笑一笑說:“路秘書,我只有兩只手!

    “你怎不端個茶盤來?”他望了她一眼,也笑了:“謝了!這兩杯茶給我吧!”

    路明將兩杯茶接過來,將左手那杯遞給楚遠喬;對她笑道:“介紹一下,這位是楚少,從美國留學回來的。幾個月前,來到警察局的!

    “哦,這位就是留洋歸國的楚君?”那女子像是對他很熟悉。她明亮的眸子一閃,落落大方向他伸出手來;說道:“丁寶儀!楚處長,以后還請您多多關照!”

    “丁小姐,幸會幸會!”

    遠喬輕輕與她握握手。在這里見到的女子,絕不會是普通女子。

    對方好像很熟悉他。而他卻對她,卻毫不知情。

    楚遠喬裝作不悅,若有所思望一眼路明;甕聲甕氣問道:“路兄,這位丁小姐是?……”

    “哦,丁小姐,是咱電訊二處的副處長!甭访骰赝,笑道:“我與你介紹下。丁小姐任副職,他是協助你工作的。丁小姐在七十六號屢獲殊榮,得到了梅機關長官多次嘉獎。丁小姐雖然是監聽和監測方面是行家,但,對外文翻譯與外語電臺是外行。楚處長留洋歸來,對西方人的生活和語言了解頗深。你們各有所長;以后,正好可以強強聯手,配合默契的!”

    七十六號?那臭名昭著的漢奸走狗窩?楚遠喬內心一凜;他心里很憤恨,但,決不能在臉上表露出來。

    “哦,丁寶儀處長!路哥很少夸人;……第一次聽到他夸別人,楚某很榮幸地聽到!背h喬狠狠搖著她的手,夸張地說道:“更為難得的是;還能與路哥夸獎的人一起共事!楚某,何其榮幸!”

    這馬屁拍得真響!

    “呵呵,……不是說,姓楚的,是位喝過洋墨水的書呆子嗎?”丁寶儀瞥一眼路明;饒有興趣地說道:“楚處長,您呀,真是讓我大吃一驚!有學問,不迂腐!以后,請您多關照!”

    “哪里哪里!丁處長巾幗不讓須眉;楚某,真不敢妄言!”楚遠喬一本正經地與她寒暄著;“電訊二處,以后在監聽技術方面,丁處長多多費心!”

    “楚處長,客氣!職責范圍內,那是理所應當的!

    丁寶儀笑容宴宴,外表看上去很年輕,行為處事卻很老辣;絲毫就沒有初次見面的慌張。

    “寶儀呀,是山本君欽點,派到我們警局來指導監聽電波的!甭访鞑皇r機插過話來;“寶儀年輕有為,是76號特工頭頭數一數二的人物丁默村的內侄女!”

    “路秘書,這就無需說吧!”丁寶儀蹙眉;她顯然不太高興;覺得路明這話說的太多了。

    “丁小姐說得對!寶儀姑娘從來不需要靠別人;一步一個腳印,穩扎實打走過來的!”

    “嗯!”

    路明這話說的倒是對的,丁寶儀這才微微點頭。

    “路秘書,您是不是還有別的事要忙?”丁寶儀微微一笑,轉而望著路明;“您有事,就先忙吧。我和楚處有事情要說;以后,再向路秘書您請教!”

    “寶儀,我不著急!”路明一拍后腦勺,望楚遠喬擠擠眼;說道:“楚處長剛剛說要請客。過一會兒,不如我們一道去?”

    楚遠喬笑道:“丁處長,方才我們還著急沒有女伴一同去!兩個男人在一起喝酒會很沒趣;……不如,我們一同去?”

    “這?……哦,好吧!”丁寶儀無奈答應了。

    本來,丁寶儀想支開路明;單獨觀察楚遠喬。沒想到,這路秘書公私不分,很有些不開眼,看不出丁寶儀的用意。

    “那,還等什么?”楚遠喬瀟灑地甩甩頭,紳士般地伸出右手;說道:“楚某斗膽,請丁小姐與我們一起,去法租界西餐廳共進晚餐如何?”

    “法租界西餐廳?”丁寶儀含笑望著他;“楚處長,還是很浪漫一個人呢;……越與您交談,越覺得你這人很有趣!”

    “寶儀,走吧!”路明高興地說道:“我們一起,邊走邊說吧!”

    遠喬說了西餐廳的地點;路明自告奮勇開的汽車。

    三個人一起來到了法租界這家西餐廳。

    遠喬領著他們上樓找了一張靠窗的桌子,坐在窗戶邊視野很好從窗里能看到外面璀璨的夜景。

    “楚處長,您經常來這里嗎?”丁寶儀若有所思望著他,笑著問道:“法租界這家餐廳很昂貴!您小小的職位,收入并不高,怎么能負擔得起呢?”

    這話問的很直接,毫不留情;狠狠戳著對方的痛處。

    男人都是要面子吧!

    遠喬臉上一紅,尷尬地笑一笑:“丁處長,我之前只是一個小小的收入不高;……但是,人活著并不都靠自己掙來的收入,還有祖上的陰功吧?”

    “楚老弟何必瞞著呢?”路明哈哈一笑;“寶怡你是不知道,楚老弟呀人長得帥;……他未婚妻萬里尋夫,楚老弟去美國留學,夏小姐遠涉重洋,硬是將他從美國拉回了上海!”

    “夏小姐是那樣厲害的人物?”

    “楚老弟的第1個女孩,也就是他的初戀就是這位夏小姐;……她,現在可是楚家的少奶奶了!”

    路明有意無意地,強調楚遠喬已婚的事實。

    “楚處,年紀輕輕,已然成婚了嗎?”丁寶儀黑眸閃亮,探究著望著他;“您娶夏小姐,是因為感情,還是別的什么;……比如錢財,比如你想要的社會地位;……更深層次的東西?”

    “丁小姐,您問得多了一些吧!”遠喬尷尬的說道:“沒有教養的小姐,怎么能如此口出狂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誤入歧途蘇玥〕〔我有無敵升級系統〕〔裙下之臣〕〔萬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當維修工的日子〕〔快穿之系統要我拯〕〔異世的逆襲〕〔正身法道〕〔占鋒〕〔突然成仙了怎么辦〕〔第一序列〕〔影后的通關攻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
王者捕鱼赢话费下载 创业板股票推荐的偏旁 天津快乐十分哪个平台 山东临沂配资公司 评论赚钱2元一条 北京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股票市场 幸运飞艇9码图 2019年上证指数最低点 09年24期快乐双彩开奖号码 新疆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