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大漢崛起〕〔劍卒過河〕〔我真要逆天啦〕〔大師兄又敗了〕〔開局成為三流校長〕〔我在古代建工業〕〔你的愛真好〕〔獸世團寵的我又陰〕〔重生八零成了哥哥〕〔序列玩家〕〔都市妖孽高手〕〔封門破墓〕〔穿越空間福滿園〕〔最強女婿〕〔我的功法全靠撿〕〔軍工重器〕〔逆天丹帝〕〔牧龍師〕〔金枝夙孽〕〔我的夢幻年代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山河遠闊語輕輕 第十二章 情分,還是心動
    早春時節,天氣很有些寒涼。黃昏時分,街上是匆匆行走的人流,多是從各大商行下班,準備回家的人。

    夏輕妤下了班,卻沒著急回家。她悄悄告訴了二哥,晚上有事兒;就搭乘上一輛人力車。

    人力車夫待她坐穩;就甩開大步,吧嗒吧嗒地往前走;……

    還沒到約定的地方;夏輕妤想起什么來,急急地叫道:“師父,請停車!”

    車夫剎住車閘,問道:“小姐,前面還有一段路程;您確定要現在就下?”

    “是的!”夏輕妤從手提袋內拿出一張紙幣遞過去;“謝謝,不用找零了!”

    “唉,謝謝您!”

    今天遇到這好脾氣又大方的小姐;車夫也高興。他慢慢將車停駐;“小姐,慢走!”

    “哎,再見!”

    夏輕妤心情極好,蹦跳著下了車。她踩著碎步,沿著流光溢彩的街道,邊走邊逛著。突然,右邊百貨公司玻璃櫥窗內的物品吸引了她的眼睛。

    夏輕妤走近些看;……櫥窗內是百貨公司的展示臺。展示柜上面,有一枚款式大方的腕表,安靜地擺在那;那表鏈金燦燦的,炫耀奪目。

    夏輕妤停下來,仔細認真地看了好一會;……然后,她毅然走進了百貨商店。

    玻璃櫥窗內是瑞士進口表的展柜。一位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站在柜臺內;正拿出那款式的腕表,遞給一名背對著門的身形高大西裝男子。

    他笑容可掬地與其寒暄著。

    夏輕妤快步上前,傲然說道:“先生,這塊腕表拿給我看看!”

    店員眉頭一揚,抬眸瞅著她。

    一位姿容俏麗氣質婉約的女子,映入他的眼簾。

    她皮膚瓷白細膩,畫著淡淡的妝。淡綠色刺繡滾邊旗袍包裹著;恰到好處地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玲瓏有致;但,款式有些守舊,并不是當下時興的。足底那雙皮鞋,看上去有些年頭;……

    店里的伙計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練就一套察言觀色的本事。到買進口腕表的,無非兩種人:一種來花錢的,家里錢多可著花的;另外一種,純粹就是飽眼福的,壓根就沒錢,囊中羞澀,只看不買。

    “小姐,您要買這款腕表?”店員在柜臺內愕地望著她;說道:“這塊腕表很貴;……”

    “嗯,……先給我看看;……”

    她第一次給遠喬哥買禮物;……不知他會不會收下,會不會喜歡呢?收了他的珍珠項鏈,輕妤覺得,自己也要懷個禮!

    不,買件禮品送他做定情禮。

    這樣想著,心里莫免嬌羞;……說話,也不那么利索了。

    店員哪能猜出她想啥?

    他認為,這姑娘多半是拿不出,心虛而臉紅。

    “小姐,這進口腕表很貴的;……”店員遲疑著,怕她不知深淺,不知天高地厚;胡亂耍小姐脾氣。

    “我,就要選這!”她眼睛炯炯發光,很執著;若不給她看,她大概不會輕易撒手。

    “小姐,那櫥窗內的展品可是假的;……本店現在唯一的這塊,這位先生已經定好了!”那店員聳聳肩。

    夏輕妤瞪著眼睛;“只此一塊嗎?”

    “對!”店員道:“小姐,您若真想買,請您先付定金,我店會特別為您進貨!”

    “多久能到?”

    “一個多月,差不多兩個月吧!”

    “要等那許久?”夏輕妤鼓著腮幫子;轉過頭望著先來的人。

    這人一雙犀利的眼睛正望著她笑。他有一張棱角分明的臉,麥色的肌膚透出活泛。這,不正是三哥那位朋友?

    “這么巧,武家哥哥?”夏輕妤黑亮的眸子一閃,臉上的笑容如花般燦爛;“這塊腕表,您可不可以先讓給我?”

    “哦,四小姐!我們真有緣啊,幸會幸會!”武山赟黑眸炯炯,狡黠地笑道:“這塊腕表,是男式腕表;您也覺著不錯?……哈哈哈,可見,英雄所見略同!不過,小姐能告訴我,您買下它送人?”

    “嗯;”夏輕妤點頭;“武家哥哥真有眼光,您也真大度,一定會讓給我的吧!”

    “等一等;……不忙;”他將腕表握手心;“小姐買它來,送給父親,還是送給兄長?”

    “這?……”

    夏輕妤瞪著他,心里有些不高興;讓與不讓,就一句話!問這么多,嘚吧嘚,不累嗎?

    “不方便說?還是,不好意思呢?”武山赟望著她;“莫非,是那天那名書生?”

    “……”

    這人,嘴太碎了;真好煩!

    “謝謝,您自己留著用吧!”夏輕妤不想與他說了;她轉過身,往外走。

    “四小姐,你等一等!”那個男人高大的身軀擋著她;聲音不高,但很威嚴;“小姐,你若是很想要。我呢,也趁人之美,可以讓給你!不過,你得付我兩倍價錢!”

    兩倍?搶錢呢!

    夏輕妤愕然,眼睛瞪得銅鈴般大。

    ……

    楚遠喬主動約夏輕妤在這西餐廳吃飯。他打算飯后,與她去看一場電影。他定了一張靠窗的桌子,視野很好;能看到璀璨的夜景。

    他的手不停地翻弄著報紙。他的眼睛雖盯著報紙上看;卻是直直的,眼神很迷蒙;……

    他壓根就沒看進去;思緒滾滾,一刻都沒有停。

    一個多星期前,上峰一紙調令來,楚遠喬離開了警站到了保安司令部;分派到資料室管管資料。上頭說,多翻資料察看卷宗檔案,便于快速熟悉情報。

    不用十分著急學什么,他多半正經地做做樣子。每天看看書報聊聊天,積極與人打成一遍。像個紈绔少爺,閑時百樂門轉轉,或是去賭場摸幾把牌玩玩。

    幾個月的時間,楚遠喬整個人變了大樣。

    保安陳司令以為,他定是在警哨被人修理過;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他定是心里委屈,局座大人介于夏初實,不好意思給他多派活。

    楚遠喬正兒八經地頹廢著;……好幾次對進步學生的圍追堵截;他都能堂而皇之地避開。上級給他的任務就是潛伏,更快地進入保安部機要部門是迫在眉睫的。

    這次調派,夏家起了主要作用。夏家對他的幫助不容置疑。拋開夏輕妤對他的情感;就沖父親楚懷瑾,父親與夏初實的關系,很多有頭有臉的人都知道?,夏初實并未買父親什么賬。

    他輕而易舉得到這些便利;完全是因為輕妤。

    都不用他對夏初實表達謝意、獻殷勤;輕妤幾句話就搞定了。他,只需對輕妤熱情些,更好一些;夏家人就不會挑理。為了下一步能更加順利,時常維系關系是必須的。

    夏初實盼著,他對輕輕主動求婚;可,他卻總也下不了決心。他并不想與輕妤之間更進一步;走得更遠;……

    雖然輕妤很好,既可愛又漂亮;但是,他對她的感情,不是男女的那種感情;他對她有關心有愛護,也只是介于兄妹間。

    怎么說呢?此時,他心里想到的,是另一張明艷生動的臉;……

    那個她,會不會知道?

    感情是相對的;她怎可能沒感覺?

    他對她說,心里有一位姑娘;……

    她決然地回答:“任何不相干的人出現,都是危險的”

    顧語霓的聲音在他耳畔回響;

    “從現在開始,不論什么情況,我們是陌生人;從來都不認識!別左顧右看,一直往前走。你別無選擇,像一位真正的戰士準備好上戰場!

    與她最后一次見面,已過去了好幾個月。她現在怎樣?偶爾,會不會想起我呢?

    他頓一頓,平復下自己激動的情緒;倒了茶水,漫不經心地呷了一口。

    是呀,目前的任務是潛伏;……夏輕妤,是最好的妻子人選!

    可是,他卻不能!

    他心里很矛盾!

    他要好好想想,最近發生的;以及下一步,他該準備的;……

    ……

    “遠喬哥,等了許久吧!”

    門哐當一聲響,輕妤從外面推門而入。隨著她的闖入,也帶入絲絲潮潮的冷氣。不會知什么時候,外面卻下起了下雨。

    遠喬見她進來,趕忙迎了上去;“輕輕,外面都下雨了?……有沒有淋到雨?”

    “淋雨?……我,沒有;……”夏輕妤望他,不由莞爾一笑;“我將將才下的車;……沒事!遠喬哥,我可都餓了!

    她朝他嬌媚的笑著,發絲上有些微水滴在淌;……

    “輕輕,別動!一個姑娘家,不知道照顧自己。下雨了,你應該避一避雨!”

    遠喬心疼地拉住她,抽出上衣口袋的手帕幫她擦拭起頭發上的雨水!澳氵@是在外面走了多久?淋到頭發都濕透了!別動,一定要將雨水擦拭凈了;……不然,很容易著涼的。好,這就好!”

    “遠喬哥,沒事;……真的!”

    輕妤眼睛亮晶晶的;與他近在咫尺。他待他這么好、這么關切;她幸福得有些微微顫栗;……

    “遠喬哥,我很好!”輕妤微笑著,很陶醉。

    “別動,這就好!”遠喬將手帕疊好,重新揣進西服兜;再撫平她前額上的幾縷亂發;問道:“輕輕,告訴我,想吃什么?”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誤入歧途蘇玥〕〔我有無敵升級系統〕〔裙下之臣〕〔萬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當維修工的日子〕〔快穿之系統要我拯〕〔異世的逆襲〕〔正身法道〕〔占鋒〕〔突然成仙了怎么辦〕〔第一序列〕〔影后的通關攻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
王者捕鱼赢话费下载 东北期货配资 浙江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图 贵州11选五5下载 可以打牌赢真钱的游戏 股票分析师介绍 云南福彩时时彩 赚钱app 股票 时时彩专业版投注软件 辨别真钱假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