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夏盈顧拓〕〔陳平江婉全文免費〕〔冥王江山為聘千云〕〔諸天歸一〕〔傲嬌總裁路數多〕〔陳平江婉〕〔種田喜事俏姻緣〕〔陳寧宋娉婷的小說〕〔重回過去好種田〕〔聯盟之腳本adc〕〔隱婿如龍〕〔我的絕美嬌妻〕〔豪婿〕〔混沌天帝訣〕〔葉玄葉靈小說免費〕〔御獸諸天〕〔科技傳播系統〕〔超級人生〕〔上吧哮天犬〕〔心魔種道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山河遠闊語輕輕 第十一章 故意來攪局
    大夫人的壽筵辦得很隆重。

    大廳前方搭著花架,花架四周掛上各色綻放的鮮花,桌上擺放著各種禮物。壽星梅麗婉喜笑顏開,接受來賓的祝福。

    夏初實微笑著,與大夫人并排坐著。他緩緩抬頭,四下望一望,矜持地朝來賓點點頭;還不時瞟一眼不遠處的女兒與楚遠喬。

    今日,楚遠喬的表現還令人滿意;他心里覺得安慰,也就不再非議于他。

    楚遠喬躊躇滿志端坐著。他肌膚白皙鼻梁高挺,側顏立體而有型;黑色的眼睛閃著光芒。這些,落在他身旁的女伴眼里盡是深情如許。

    夏輕妤心里雀躍著,心房禁不住砰砰跳。她戴著那串珍珠項鏈,動人的眸子望著楚遠喬,臉上流露著甜甜的笑容,幸福怎么也掩飾不住。她臉上散發一種神圣而楚楚動人的光澤,那么純潔美麗;像童話世界里一塵不染的仙女。

    武山赟挨著夏立軒坐一桌;心不在蔫地搖晃著酒杯,眼睛不時朝那對人兒瞟上幾眼。

    “武兄認識楚家少爺?”夏立軒望他一眼,頗為驚訝;“我,還從來沒聽你提起過?”

    “我認識他;他,可不認識我!”武山赟笑。

    “武兄似乎對他頗有興趣?”夏立軒望他一眼,少不了對他譏笑。

    “哼,對他有興趣?我可沒那偏好!”武山赟冷哼一聲,唇邊浮起一抹揶揄的笑;“這位楚少爺與他爹相差甚遠!楚老爺憤然辭去教育署的職務;寧可粗茶淡飯甘于清貧,也不為五斗米折腰。他明顯對令妹巴結討好,是對你夏家有所求吧!有多少誠意可言?你這當哥哥的,這樣放任不管?”

    “輕輕喜歡,別人說這有用?”

    夏立軒聳聳肩,一副愛誰誰的樣子。

    “令妹純真善良,又善解人意;你也不介紹我認識?”武山赟放下舉杯。

    “武兄,……你,想干嘛?”夏立軒愕然。

    “我,對令妹感興趣!”武山赟笑道:“你幫我,介紹認識!”

    “你也想?呸,別不自量力!”夏立軒瞪他一眼,說道:“不是我打擊你!你,真不是小妹喜歡的那款!

    “你就那么肯定?……不試試,怎知道不行?”

    武山赟不管他那;站起身來,不由分說推著夏立軒朝前方走去。

    “三哥!”

    夏輕妤看見了夏立軒,驚喜地叫道:“三哥,你方才坐在哪里?我怎么都沒看見你!”

    “小妹;……”夏立軒憨厚地笑笑。

    “夏小姐,令兄方才去接我,回來是晚了些;……”

    不等他說完,武山赟嬉笑著湊過來;“四小姐這桌,我們可以坐下來嗎?”

    楚遠喬聞言,抬頭望去;……

    眼前一張陌生男人的臉。他身穿西式燕尾服;眸子深不見底,眼神犀利地朝他掃過來,帶著挑釁的味道。但,就像是沒看見他一眼,掃他一眼而已。

    男子望著夏輕妤,臉上堆著笑;“四小姐,我們可以坐這嗎?”

    “您好,是三哥的朋友;您是?……”

    夏輕妤有些驚訝;三哥夏立軒無論待誰,總都是淡淡的。他,何時交了這樣一位見人自來熟的朋友。

    “鄙人,叫武山赟!”

    這家伙咧嘴一笑;不待她回答,徑直推著夏立軒在桌邊坐下。他挨著兄妹倆坐下來,笑道:“四小姐的大名,你三哥時常念叨你吶!”

    “?……三哥會時常念叨我么?”

    夏輕妤瞥了三哥一眼;暗暗忍住笑,“武家哥哥,是您這樣開朗的性子影響了三哥?”

    “四小姐這樣說,也未為不可!”武山赟伸手搭著立軒的肩,大言不慚;“你哥,多虧了我多多點撥,他迅速地適應,現在可是巡捕房響當當的警長。在法租界這一片區域,我與他是極好的搭檔!

    “武兄,您吹得太過了!”夏立軒白他一眼,朝楚遠喬點頭;“遠喬,來了?”

    “是,三哥!”楚遠喬點頭;他正要說話。

    那人完全不然他說話。他打開話匣子開始了滔滔不絕的高談闊論。

    他穩穩地坐著,不管人家怎樣想,對珍珠首飾大談特談起來;…

    “四小姐,您現在佩戴的這串珍珠項鏈有些老氣;……小姐穿著時髦的洋裝,應該配上紅寶石藍寶石、或者鉆石項鏈;……”武山赟真是不見外,打眼掃了一眼輕妤的項鏈;“這珍珠項鏈是得麗珠寶行前兩年的款式,珍珠粉色的光澤有些昏暗;該是沒經過珠寶的細致養護;……”

    這張嘴夸夸其談,賣弄著珠寶首飾知識。夫人小姐們的目光齊刷刷掃過來,都紛紛對他投來注目禮;……有人在暗暗打聽他。

    楚遠喬對珠寶是門外漢,自然跟不上他的話語;他有些尷尬地悶坐那,人家說啥,他插不上來,越發顯得木訥。

    他有種感覺,姓武的是沖他而來!

    他認真想來;……自己并不認識他。這人在眾人面前故意拆臺,到底為了什么呢?

    武山赟嗓門大,引得旁桌的人對他們指點著;……

    夏初實都瞧在眼里;不滿地瞥了二夫人陳如玉一眼。

    他以為,是母子倆帶人在筵席上攪局的。

    二夫人陳如玉臉上一紅,走到夏初實跟前;低下頭,訕訕地說道:“老爺,軒兒他不知道,他沒這個意思;……”

    “嗯,……今日,可是你大姐的好日子!”夏初實望她一眼,淡淡說一句:“立軒巡捕房沒事忙嗎?如果那邊忙,你且讓他先走吧!”

    “哦,……對,對!他確實有事;”二夫人低眉順首,說道:“大姐今兒過壽,軒兒特意趕來祝壽;……他巡捕房朋友也一起來的;……我這就去吩咐他,讓他回去吧!”

    “嗯,你辛苦了!”

    二夫人抬頭,正要走過去;……

    夏立軒猛地站起身,狠狠拽著武山赟的衣領,大聲說道:“可以啦!咱們還得執勤!”

    夏立軒早已看見,在父親跟前母親卑微的樣子;……他忍不住怒火中燒。

    可是,他卻不能發作;他越是反抗,越對抗他們;最后受傷的都是母親!

    二夫人含淚,目送著他離去;……

    夏立軒拽著武山赟衣領,一直走到夏公館門外才松了手。

    “咳咳;……”

    武山赟一陣猛咳,真沒料到他來這一手。他喘著氣,臉憋得通紅;“夏三公子!不過吃你夏公館一點東西,說了幾句話;你至于這樣死掐著我不放?”

    “走了,執勤去!”

    夏立軒頭也不回,徑直往前走。

    “唉,我說立軒;……你去哪呀!”武山赟吼道:“你在夏家就這么卑微,不去爭取自己的權利?”

    “這個家,跟我有什么關系?”夏立軒冷冷地說道:“人家是嫡出,我是庶出;……在這個家,溫暖是他們的!”

    不想讓母親為難,他能做的就是遠離!

    夏立軒不再說,邁開步急急朝前走去。

    “所以,我今天來,就是幫你出氣的呀!立軒,立軒,你先等等我!”武山赟追問道:“方才這樣做效果不挺好!你干嘛叫我攆出來?”

    “老兄,拜托你以后幫我出氣時,一定要先跟我吱一聲!”

    “哦,……啊,我哪里做錯了?”武山赟不解;“我故意高談闊論,不是很煞他們風景嗎?”

    “嗯,你倒是得意啦!”夏立軒瞪他一眼;“你這樣做將我置于何地?又將我母親置于何地?……今天我母親在場!姓夏的他們,……以為我母子將你請來,特意破壞這酒宴的氣氛的!你這樣,我母親在夏家還能好過?”

    “!今天伯母來了?……你不是說,她一直在山上的廟里在那里靜心禪修嗎?你咋不早告訴我呀!”

    “這種事,以后別自作聰明!”

    夏立軒轉身就走。

    武山赟在后面追;“立軒,立軒,對不起!”

    ……

    “遠喬哥,方才那人太討厭!你別放在心里!”夏輕妤抬眸,小心翼翼說道:“那個人說話沒把門,著實很討厭!他其實什么也不懂,還瞎亂說!你,莫要放在心上!”

    “沒事的!”遠喬低頭望她一眼,微笑道:“輕輕,你三哥還那樣,和家里的關系還這么僵?”

    “嗯,讓遠喬哥哥笑話了!”夏輕妤頓一頓;說道:“三哥人很好又上進,沒有壞心眼;可是,爸爸好像就不怎么得意他;……”

    “別說了,我都明白;……大家族里多面,人多是非也多!背h喬拍拍她的手背,低眸在她耳畔道;“今日你母親大喜的日子,莫論那些是非!”

    “嗯,我知道;……”

    夏輕妤抬眸,投過去感激的目光。

    “我對珠寶首飾不太懂;……那位先生說的可能對的。過這幾天,我重新送你一份禮物!”遠悄輕聲說道:“輕輕喜歡紅寶石,還是藍寶石?”

    “遠喬哥哥,不用了!我覺得這珍珠最好了!”輕妤抬眸,她烏黑亮麗的眸子閃著光芒;“這,是你第一次鄭重送給我的!這么珍貴的禮物,別的任何東西我也不換!”

    “輕輕;……謝謝!”遠喬有些感動。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萬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朕只是一個演員〕〔當維修工的日子〕〔開局簽到荒古圣體〕〔原來我是修仙大佬〕〔海賊之日日果實〕〔我的一天有48小時〕〔伏天氏〕〔玩家兇猛〕〔我就是不按套路出〕〔黎明之劍〕〔當醫生開了外掛
  sitemap
王者捕鱼赢话费下载 河南11选五基本走势图 金冠手机在线娱乐版金字招牌 排列三字谜汇总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遗漏 上海11选5推荐号码理计划 河南快3开奖结果 开奖历史 一定牛陕西十一选五 江西快三官网下载安装 北京快乐8实时开奖 股票每日推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