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大漢崛起〕〔劍卒過河〕〔我真要逆天啦〕〔大師兄又敗了〕〔開局成為三流校長〕〔我在古代建工業〕〔你的愛真好〕〔獸世團寵的我又陰〕〔重生八零成了哥哥〕〔序列玩家〕〔都市妖孽高手〕〔封門破墓〕〔穿越空間福滿園〕〔最強女婿〕〔我的功法全靠撿〕〔軍工重器〕〔逆天丹帝〕〔牧龍師〕〔金枝夙孽〕〔我的夢幻年代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山河遠闊語輕輕 第七章 欠他一份情
    花園水榭旁的聽雨軒,可比大廳內熱鬧許多。

    靠窗的老式留聲機上,黑色的圓碟一圈圈緩緩轉出輕松活潑的樂曲,幾對年輕人跟隨音樂在愉快地跳著舞。

    有的坐桌前揮拳行令,不時爆發出歡笑聲,一張張興奮而發紅的臉,是既輕松又快活的。

    大少奶奶陶玉芬親自烹茶,她端著一疊果盤擺放在楚遠喬面前;“楚少,歡迎你!都是自家人,你不要拘束!”

    “謝謝!”楚遠喬靦腆地謝道;“您費心了!

    很久沒參加這種派對了,楚遠喬多少有點拘束。

    “不要拘束!你太文靜了;”大少奶奶陶玉芬笑笑,朝喝酒那桌一指;“瞧,他們那桌多熱鬧!年輕人就該有說有笑的;……”

    “好嫂子,人家剛來;……”夏輕妤挽著她的腰撒著嬌;嗔怪道:“楚家家風純正!遠喬哥哥可不學那個。他們那德行怎能與喬哥哥比?”

    “哎呦小妹,你小聲點;……”

    陶玉芬輕輕捅了她一下;蹙著眉,用手指一指。

    那桌財務署署長家公子在。人家若聽見了,與她急是小事;搞不好會與夏家較上勁。那,夏氏舉辦這聯絡感情的宴會,豈不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陶玉芬的意思,夏輕妤豈會不明白?夏輕妤不喜她對遠喬的態度,心里有些怏怏不快。說道:“哦,嫂嫂快過去陪好那些尊貴的客人吧!”

    “輕輕,我沒別的意思哦;”陶玉芬可不敢惹她;眼見她臉色不好看,趕緊站起身,朝楚遠喬溫和地笑笑;“那我過去了?楚少,吃的、喝的盡管慢用;不夠的,你招呼我!”

    “大嫂,您忙去吧;……”楚遠喬憨厚地笑笑;“輕輕陪我就好了!

    “好!”

    陶玉芬點點頭,啟開一瓶酒送到另一側那桌客人桌上。

    “輕輕,你甭這樣;……”楚遠喬拍拍她的手背;“我本就不適應這場合;……”

    “為了輕輕,遠喬哥愿意忍耐?”夏輕妤抬頭,眼神黑亮有神;“我知道,遠喬哥的志向不在這里;……”

    “輕輕,你愿意陪我跳一支舞嗎?”楚遠喬打斷了她的話;“我跳舞也不擅長,你可以教我嗎?”

    他們倆個這樣安靜坐著;既不喝酒,也不跳舞;實在太突兀了。難免不引起別人的注視。

    “遠喬哥想跳?……好呀!”輕妤黑亮的眸子閃爍著光澤;她有些激動,顫聲道:“遠喬哥哥你跟著我;……左手挽著我后腰,右手……這樣;……對,掌心向上托住我的左手;……對,好;……對,不錯!”

    楚遠喬本就靈活,沒過幾分鐘,就跳得像模像樣。楚遠喬帶著她,在舞池中央旋轉了起來。

    聽雨軒碩大的落地窗映出兩人翩翩的舞姿。

    董維勛搖著高腳杯,站在窗戶前朝花園里望;正好看到這對年輕人的身影。

    他扭過頭來,說道:“夏董,輕輕和這位楚家少爺好了許多年?我看,楚家年輕人對輕輕不怎么熱心;好像很生分的樣子。人嗎,倒是規矩穩重。是太穩重了些;他,莫不是讀書讀傻了?”

    “年輕人嘛,有點上進心好!”夏初實站起身來,瞇著眼望著對面的一對璧人,不禁眉開眼笑;“你瞧,我女兒笑得多開心!這,也怨我;不想讓女兒早嫁,擱在家看著開心;反而耽誤了她!”

    “夏董寵女兒;……含在嘴里怕化了,擱在手心怕摔了!倍S勛嘆一口氣,笑道:“楚懷瑾迂腐得很,認死理也不愿意將就;……現在,他家既沒有生意,又沒有人緣。楚少念了幾年書回來;怕是要自謀出路,得四處找工作呢?”

    “嗯,有可能!”夏初實將杯中酒一飲而盡,重新坐在沙發上;“老董,是有什么想說道的?”

    “他現在尋上門,是不是有求夏家?”董維勛輕聲道;“申城現在管制時期,工作可不好找!

    董維勛任日偽政府財政署混了個一官半職;申城被管控,物資緊缺,普通人能能吃飽飯不錯了;眼下找一份體面的工作是有多難。

    他有理由相信,楚懷瑾書呆子氣,不肯低頭,不擅理財;楚家一定是窮苦困頓,這位少爺也定然走投無路。

    “這倒不怕!”夏初實眉頭一揚,不以為然地笑笑:“只要他肯待我女兒好,哪怕他出身貧寒之家,我夏初實也會不計較。正因是楚懷瑾的兒子,這年輕人不會亂來;人品更是沒有問題。剩下的,就是扶他上路!

    “哈哈,夏總真想得開呀!”

    夏初實看人向來準,董維勛心里也佩服。他揶揄地笑道;“夏董,這是要花大力氣栽培他?……嘿嘿,你不怕其他三個兒子有意見?”

    “我家誰不知道,爸爸最疼小妹!”

    老大夏立威走過來,恰好聽到他們談話;“我是老大,我在這表個態。我只有這一個妹妹,我們支持父親的決定。再說,做哥哥的,不護著妹妹;誰會護著她呢?”

    “立威這話說得好!”董維勛贊許地點頭;“我算是知道,夏家為何越來越強了。家族的繁榮兄弟姊妹間和睦,有勁兒朝一處使;……”

    董維勛一張嘴滔滔不絕,極盡各種恭維話。夏家父子不反感,好像還很受用。

    “夏董,令愛為啥對楚少那么死心塌地?”董維勛不明白。

    “老董,我們認識晚;……還是早些年前的事兒;……”

    夏初時點燃一根雪茄煙,想起了十幾年前的往事;……

    日軍侵犯我閘北,十九路軍奮起反抗,上海掀起了反日的活動。商人們積極支持軍隊,夏初實帶頭捐錢捐款,還獻計獻策抵制日貨;防止淞滬的日本人以商品為由進行侵略活動。。

    日本人惱羞成怒要殺雞給猴看。三名日本浪人闖入夏家,見東西就砸就搶。

    夏輕妤那會正好八歲;正在花園內與家里的武師學些防身的功夫。

    日本浪人沖進來,看見男人就砍。武師赤手空拳,終是不敵持戒的日本人;倒在血泊下;……

    這丫頭膽大;掄起馬鞭甩過去,擊中了一日本浪人的臉;……那日本人揮起砍刀,正要要砍。

    夏初實帶領一隊荷槍實彈的軍人趕到家;……

    日本人抱住她,將她擒;將砍刀放她脖頸上,瘋狂叫囂;“讓開!不然,她也得死!”

    夏初實愛女心切,眼睜睜看著女兒被人劫持走;……

    幾個日本浪人將夏輕妤帶到郊外;跑得肚子是餓了,到路邊一小飯館去吃飯。

    恰巧是,楚遠喬與大哥干仗,沒個干凈的地方;渾身骯臟,不敢回家。哥倆個是真餓了,想先吃點墊吧一口。

    楚遠喬看到了夏輕妤,裝做不認識她。他快速來到了后廚,幫老板端了飯菜出來。

    那幾個日本人欺負他人小,唬著他看著人;他幾個坐下來吃起來。

    日本浪人哪里能想到,他在飯菜里撒了大量巴豆。

    那日本人哪知中了他的計?他們實在是餓極了,將盤里的東西吃了個精光。他們又想著,將這丫頭做誘餌,狠狠敲夏家一筆錢。

    三個日本浪人押著輕妤錢走;……楚遠喬悄悄跟在后面。他讓大哥劉禾瑜去報信;邊走邊撒下草木灰做記號。

    幾個時辰后,日本浪人肚子疼,全都腹瀉不止;……也就趕不了路了。

    楚遠喬在那看著,一直盯著這些人,直到巡警趕到為止。

    “那孩子當年不到十歲,膽大心細。輕輕得他相救,實在是幸運;不然,真不知會怎么樣;……”夏初實想起來,至今都后怕。

    “哦,原來令愛與楚少有這緣由;……”董維勛不住點頭;“他小小年紀,很是機敏超然;……果然是后生可畏呀!”

    “夏家一直欠這孩子一個人情;……無論,他娶不娶輕輕;夏初實都不會忘記!

    “這年輕人,夏董準備怎么幫?……難道,真要將他帶到夏氏企業?”董維勛笑道;“若真進了夏氏,令公子們還會淡定嗎?“

    “這?……”

    夏初實停住,不語。說實話,他有些為難;……進夏氏企業,女兒肯定不能讓她當普通員工。但,若進了企業高層,兒子們能沒有想法?自家的企業,豈能讓外人插手?

    可不能因為他,擾亂了夏家宅邸的安寧。

    夏初實吸了一口雪茄,陷入了沉思;……

    “夏董,我聽說保安司令部在招人;”董維勛湊近他耳畔,輕聲道;“司令部需要一名翻譯;……那,都是接觸政府要員,也是大有可為!”

    “哦,維勛兄;這事,是真的?”

    “當然!”董維勛笑道:“以您夏董事長的身份,找保安司令說情;……楚少是你未來女婿,司令能不給您面子嗎?”

    “哈哈哈;……這件事兒,我說了不算!”夏初實吸一口雪茄,往后面的沙發上一仰;笑道;“不能強迫,要講民主!問問他想做什么!”

    “對對對;……民主,自由!”董維勛望他一眼,意味深長地笑起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誤入歧途蘇玥〕〔我有無敵升級系統〕〔裙下之臣〕〔萬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師兄實在太穩健〕〔當維修工的日子〕〔快穿之系統要我拯〕〔異世的逆襲〕〔正身法道〕〔占鋒〕〔突然成仙了怎么辦〕〔第一序列〕〔影后的通關攻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
王者捕鱼赢话费下载 手机赌博很难戒吗 河北选走势图一定牛 百度吉林11选五 国际金融理财师 重庆快乐10 青海快三预测软件 北京十一选五现在开奖走势图 3u线上娱乐百家乐 临沂期货配资公司 江西新11选五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