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極品全能學生〕〔超神狂婿〕〔女總裁的豪門女婿〕〔水世界的寄生船長〕〔生活系修仙大佬〕〔荒島求生指南〕〔陷仙〕〔這個廚子有點狂〕〔嬌獸也修仙〕〔畢竟我真不是什么〕〔某美漫的主神〕〔我有父親系統〕〔曼巴之魂〕〔我一定要變弱〕〔第八密度紀〕〔師叔萬萬歲〕〔三世一兵〕〔醫生大佬是白切黑〕〔最強贅婿〕〔我和二哈共系統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域界碑 第一卷:路 第二百三十五章:銀裝男子
    圓圓猛咳一聲,揉了揉胸口,聽到男子這種嘲諷,心里立即不爽,狠下眉頭,低聲狠聲道:

    “我捏死你只不過如同捏死螞蟻那般容易!”

    圓圓自己清楚,用了兩次真源,現如今就算是闕闕,自己都不一定能夠輕松獲勝,跟別說已經是神獸段的此人。雖說方才說的是大話,但圓圓被男子那番話確實激怒。

    圓圓不爽,可不是一般人能夠駕馭住的。

    “臭小子,你靈氣速速借我!”圓圓傳音道。

    時霄聞聲打開靈棧,剩余的五道虛圣之靈與三道界源契靈全部打開,直接灌入圓圓。

    呼!

    圓圓低頭,狠狠地揉了揉胸口,長長吐出一口氣,身后的白色光環猛地亮了幾分,原本快要枯竭的靈氣也是瞬間得到補充。

    “我老了?”

    話音剛落,圓圓身后的光環消失不見,下一秒則是出現在了圓圓手中,與此同時,時霄體內那三道界源契靈猛地匯聚于一處,隨著光環附著在充滿鱗片的右手之上,隨后猛地朝著男子攻擊而去。

    男子見狀,立即催動銀白色靈氣去防守,但根本頂不住圓圓那一拳,身體就如同被千萬斤大石頭砸了一般,喘不過氣來。

    轟!

    男子重重地砸向地面,頓時塵土飛揚。

    灰塵散去,男子踉蹌站了起來,喃喃道:“真不愧是源神...咳咳...神環御用...”

    圓圓冷下眉頭,方才那只攻擊的右手微微顫抖著,時霄的肉體就算再怎么厲害,也禁不住圓圓這番使用。

    男子盯著半空中的圓圓,嘴角微微一揚,輕聲道:“怎么,肉體承受不?”

    圓圓抬起右手,右拳此時已經變形,一道道血痕是方才被靈氣硬生生震裂,看著右手,圓圓笑道:

    “這番肉體就足以讓你好受!”

    嘭!

    圓圓身體猛地朝著地面沖去,虛圣之靈匯聚于左手,在昏暗的空間內形成一條細長的紫色光痕。那紫色光痕速度極快,幾乎是一閃而過,下一秒直接出現在了男子的面前。

    男子見狀,銀白色靈氣爆開,原本被砸開的地面直接掀起,銀色靈氣直接抵擋住了圓圓手中的那道虛圣之靈。

    嗡!嘭!

    兩道靈氣剛一接觸,男子腳踩的地面直接被震開,腳下的地面再次下沉。圓圓體內再次運轉起了靈氣,一時間,左手上的虛圣之靈威力再次加大。

    轟!

    地面終于抵擋不住圓圓的這番攻擊,開始崩碎。

    男子眼神死死地盯著圓圓的那道微閃紫色的靈氣,額頭上布滿細膩的汗珠,體內的氣息也是開始混亂。

    他沒想到圓圓用人族的軀體竟是能夠釋放出如此強悍的實力,也未想到圓圓用這男子的靈氣竟是如此霸道。

    噗!

    男子猛地吐出一口鮮血,身體終于承受不住,眉頭緊鎖,身后的銀色光環猛地暴出光亮。

    于此,圓圓見狀直接向一旁撤去,一道銀色波浪如同潮涌一般無限接近圓圓的身體,但圓圓此時已經開始撤離,銀白色的光芒始終未能波及到圓圓。

    “沒想到那小女娃的身上竟是有著封靈神域的力量...”此時男子盯著不遠處的蕭嫣喃喃自語道,隨后那銀色光芒突然消失。

    此時,男子的身影也隨之消失不見,圓圓在此處再也沒有感受到那男子的氣息。

    “呼...”圓圓長長吐出一口氣,閉上眼睛,將身體交還給了時霄。

    “臭小子,我休息一陣子,別打擾我...”圓圓虛弱的傳音道。

    未等時霄點頭,身體上各處傳來的痛感直接讓時霄倒抽一口涼氣,雙腳一顫,差點一頭栽在地面上。

    時霄從未見過圓圓會如此使用自己的身體,也未想到圓圓這一用,竟是讓自己感覺身體都快要散架。

    此時蕭嫣與蕭翎沖到時霄面前,看著時霄一臉蒼白,冒著冷汗,心里也不是滋味,蕭翎說道:

    “時宗主,多謝出手相救!”

    時霄揮了揮手,看向蕭嫣,道:“他過來是為了蕭嫣體內的封?”

    “嗯...多虧當初時宗主加固嫣兒體內的封印,要不然...”蕭翎看向蕭嫣,此時的蕭嫣目不轉睛地看著時霄,嘴里似乎有著話,但始終沒有說出口。

    蕭翎嘆了一口氣,道:“唉,多虧時宗主,我蕭關古族差點被滅族...”

    時霄環視一周,說道:“蕭族長快些看看族人傷亡情況,這里都成這個樣了...”

    蕭翎看了看蕭嫣,點頭道:“嫣兒這里就交給你了,我去看看族人情況如何!”

    蕭嫣嬌軀一顫,猛地回答道:“父親,你去吧!”

    見蕭翎離開,時霄終于松了口氣,朝后一躺,閉上眼睛,笑道:“你體內封印的是什么怪物,怎么血族這么喜歡找你們麻煩?”

    蕭嫣低頭不語,拿出一枚丹藥,遞到時霄鼻子前,時霄聞見丹香,睜開眼睛,繼續問道:“你們這丹藥是用什么煉制的?藥效實在厲害!”

    時霄接過丹藥,一口服下,頓時喉間一股清涼流入體內,修補著身體各處,此時的身體的痛楚也是減弱幾分。

    “若是你要煉制,我讓父親把藥方給你便是!”蕭嫣低聲道。

    “那就勞煩冰冷美女蕭嫣小姐了!”時霄打趣道。

    蕭嫣被時霄一句話說的滿臉通紅,低著頭不在說話,時霄見狀,笑道:“走了,記得幾日之后陪我一同去靈源創森一趟!”

    話罷,拉開虛空,走了進去。良久,蕭嫣才從時霄方才的那句話里走出來,間時霄已經消失在此地,心里莫名有些失落。

    ...

    血色古宗...

    血族禁地內此時站著三個人,一個是血禪,一個是血無守,另一個是方才的銀裝男子。三人看著石像一句話不說,仿佛是在等待石像發出什么命令一般。

    巨大的石像上,第七只石眼此時已經微微睜開,那棕黃色的石像上此時布滿了黑色紋路,那黑色紋路如同一條跳黑色綢帶直通石像頂端。

    頂端放著一枚晶石,這枚晶石此時正通體散著幽綠色光澤,細細看去,晶石內部則是有著一點墨綠色,那墨綠色的兩點閃著微弱的光芒,不注意看還以為是黑色的亮點。

    此時石像猛地顫抖,那布滿黑色的紋路也隨之亮了起來,竟是在石像外層浮現出一道道紋路的虛影。

    銀裝男子見狀,嘴角上揚,盯著石像上的那枚墨綠色的晶石,低聲道:“不愧是血神,就連這災厄之力使用的都如此得心應手!”

    “聽你說那個男孩體內有著源獸?”石像絲毫未在乎銀裝男子方才拍的馬屁,低聲問道。

    銀裝男子苦笑道:“不僅僅是源獸,那小子體內還有著虛圣之靈!”

    “虛圣之靈?”石像語氣里明顯有著些驚訝,這虛圣之靈確實只是聽說過,就連他都未曾見過。

    “更奇葩的是,那小子體內還有天體冰脈!”銀裝男子補充道。

    石像此時陷入沉默,久久才說道:“莫非還真有傳說中的事情?”

    三人不懂石像說的是什么,血禪也是冷笑道:“不管是不是傳說中的事情,要我看,我和無守去定能將其斬殺!”

    血無守看著血禪,笑了笑,點了點頭,應和道:“也是,血神大人,不如再讓我二人去蕭關古族一趟...”

    “好了,你們二人回去休息吧...血族是要調養一下了,要不然真的會出岔子!”石像直接打斷了血無守,讓二人離開。

    二人只好相視一眼,聳了聳肩,離開了此地。

    銀裝男子看著二人的背影,笑了笑,道:“就他二人?”

    “怎么?不行?”石像問道。

    銀裝男子伸了個懶腰,雙手抱在頭后,朝著外面走去,輕聲道:

    “我看啊,要是能有機會,將那小子的肉體拿來,定是比這二人強!”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玄皇元龍傳〕〔超凡大衛〕〔從文抄公到全大陸〕〔空間在手:撿個王〕〔穿成反派的作死未〕〔我有無敵升級系統〕〔萬族之劫〕〔桃花賦之一裹兒傳〕〔幸福人生護士蘇鑰〕〔情定終身:霸總寵〕〔占鋒〕〔穿到現代以后她躺〕〔我的混沌城〕〔我師兄實在太穩健〕〔超甜蜜寵,我家夫
  sitemap
王者捕鱼赢话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