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靠著詭異夢境闖蕩〕〔諸神的賜予〕〔徒弟是劍神的日常〕〔葉南弦〕〔吞天劍神〕〔重生17歲:緣來妻〕〔神秘復蘇〕〔女神的超級贅婿〕〔大道驚仙〕〔這個火影葫蘆里什〕〔天授神符師〕〔平凡末世路〕〔穿成七十年代俏媳〕〔隨遇而安十七年〕〔余生不負相忘〕〔我有一個進化點〕〔死亡詭域:幽冥〕〔農門藥香:揀個郎〕〔從山寨npc到大BOS〕〔我在東京復刻神話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域界碑 第一卷:路 第二百零七章:沒把你怎么樣吧?
    時霄隨著那幾位壯漢通過了那幽暗的走廊,頓時一股酒氣與香氣迎面撲來,時霄也是皺了皺眉頭,只見那幾位壯漢和小廝停在了一個包房門外,小廝急忙敲門。

    “誰啊,打擾幾位少爺的雅興!”此時門內傳來一個聲音,那小廝也是連忙回答道:

    “少爺,是我啊,快快讓我進去,急事相報!”

    門開,醉暈暈的方天印晃晃蕩蕩走了出來,見是熟悉人,還帶著幾個壯漢,揮起手直接小廝一個耳光,罵道:

    “我看你是不想活命了,正在興頭上,你來擾興!”

    “不是少爺,聽說那源宗宗主也在這里...你帶的那個美女...”

    “怕個屁!我是誰,羽帝國方家的大少,韻壇宗長老的孫子,將來青山宗的宗主,他敢來試試!”方天印厲聲道。

    “方兄何事?”此時門內又是傳來一個聲音,隨后一個人影出現在了小廝的面前,方天印笑道:

    “周兄啊,沒什么,那美女宗主好像也在這里買東西...”

    周康算是清醒的人,低聲道:“你說的那白發美女哪個宗門的,到現在我也不知曉...”

    “宗陽山源宗!”

    哐當!

    周康手中的酒杯直接掉在了地上,一臉驚恐地看著方天印,隨后扭頭進去,喊道:“齊兄,我們倆速速離開!”

    “周兄這是何意啊,方兄說的那白發美女還沒見到呢...”齊倫醉醺醺的笑道。

    “時霄...”

    這兩個字就如同耳光一般,直接將齊倫打醒,當初吃過一次虧,加上現在時霄的名聲在整個煌帝國可是大噪,要是這個岔子得罪他得罪源宗,要是帝君知曉了,滿門抄斬都有可能。

    也是這樣,周康、齊倫根本不顧及方天印的呼喊,連忙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周康還算好,走到門前,低聲對方天印提醒道:“方兄也速速離開吧,將那白發女子送會源宗最好...”

    此時的齊倫已經快要走到幽暗的走廊了,時霄也是在那地方抱著胸一聲不吭,此時的時霄已經將帽子摘下,面無表情的倚著墻站著。

    齊倫見是時霄的面孔,心里咯噔一下,瞬間連下跪的心都有了,連忙開口道:

    “霄兄,這可不管我的事啊,這是方天印自己的事情...”

    話未說完,周康也是走到了齊倫這里,見齊倫一臉哭腔,也是立即快步上前。

    這不快不不要緊,一快步,原本臉色就不好的他,又是將臉拉了下來,恐懼的看著時霄,道歉道:

    “對不起啊霄兄,這...”

    “不知者無罪,好好回去休息,這不關你的事情!”

    二人見時霄這番說話也是小跑離開,此時的方天印也是沒有阻攔,方才聽了周康的話他也是覺得有些可笑,搖了搖頭,端起酒杯飲了一口,笑道:

    “既然周兄與齊兄沒口福,那我方某就一人享受了!來人,將那白發美女帶上來!”

    沒人回應,此時那小廝和壯漢已經呆呆地站在門口,無人敢動,他們是煌帝國本地人,知曉時霄的名聲,現在就算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動一下,這真會死人的,傳聞時霄可是殺人如麻的人。

    如此,方天印有些急躁,再次喊了一聲,還是沒有人回應,又望了望門外,見門外也沒有人影,便起身走出房間。

    此時的時霄已經將小廝與幾個壯漢全部遣走,獨自一人依著墻站在門外,一聲不吭。這回時霄倒是要看看,這方天印捉的究竟是不是她。

    方天印醉醺醺的走出房間,由于走廊燈光昏暗,也沒有注意到時霄的身影,嘴里念叨著:

    “這倆公子哥還能怕那個時霄不成,又不是吃人的怪物...”

    悠悠哉哉的沿著走廊走到盡頭,隨后向一旁的鐵門走去,時霄自然是跟在后面,一聲不吭。

    穿過鐵門,方天印沿著旋梯直接朝著上面走去。

    旋梯盡頭十分吵鬧,這是方天印也是w猥瑣笑道:

    “在家里不好動手,如今在這地方,嘿嘿嘿...”

    說這煌行上面便是帝國最大的拍賣行,也是最大的風流場所,來來往往都是些名門之士。方天印走到一個有著門衛守著的包房面前,說了幾句,便將門打開走了進去。

    時霄跟了上去,走到包房前,停下腳步,問道:

    “這是方公子帶的那個白發美女的地方?”

    其中一個門衛厲聲道:“你是誰,管你何事,快點離開!”

    嗡!

    時霄眉宇之間瞬間散發著殺戮氣息,體內的冰脈也順勢開啟,凍得倆個門衛直哆嗦,時霄冷聲道:

    “源宗宗主時霄,想要進去看看里面的情況!”

    那倆個門衛聽問時霄的言辭直接露出一臉恐懼,連忙說道:“這不管我們的事情,是他花錢聘請我們過來的!”

    時霄揮了揮手,那倆個門衛倉皇而逃,此時門內也是傳來一陣斥聲:

    “倆個沒用的東西,趕緊離遠點,別打擾我的雅興!”

    時霄頓時怒氣上頭,房門直接炸開,閃身進去,此過程只有一次呼吸的時間。周圍的那些看熱鬧的人聞聲走了過來,見這房門被炸開,頓時也開始議論起來。

    時霄看著屋內躺在床上的白發女子,正是處于熟睡狀態,胸口處的衣服已經被稍微扒開,露出潔白的肌膚。時霄看著那熟悉的側臉,頓時一把將方天印掐著脖子舉了起來。

    “我的人你也敢動心思?”

    單憑一只手直接將方天印硬生生砸在了地上,頭朝地,那方天印頓時愣住了,也不知道說什么。

    時霄將蘇小妹衣服稍作整理,把自己的外套套在了蘇小妹身上,一枚丹藥瞬間出現在手中,送入蘇小妹的嘴里。

    “你得罪我,就不怕大陸最強宗門找你麻煩嘛!”方天印可算是緩過神來,連忙狠聲道。

    “最強宗門,可笑!聽說你們方家在榮帝國還有些名望!我時霄隔日必將來訪!”時霄冷聲說了一句,這里人實在是太多了也不好動手,所以撂下一句話便抱起蘇小妹離開此處。

    “源宗宗主啊...聽說是帝君親定的宗門...”

    “是啊,這下這小子可有的玩了,能玩到時宗主頭上去...真的是找死...”

    聽著一旁眾人的議論紛紛,方天印又開始發起呆來,時霄方才說的那番話讓方天印啞了火。

    ...

    時霄未想到陰差陽錯的竟是救了蘇小妹,將其帶回住處。將蘇小妹放到床上,天也是拂曉,一縷晨光撒了進來。

    見蘇小妹沒有什么動靜,時霄拿了凳子坐在床旁趴著睡著了。

    時霄只感覺自己的手好像被握的緊緊地,皺了皺眉頭起了身,蘇小妹尚未睡醒,且臉色十分不好,像是做了噩夢。時霄也沒有說話,將蘇小妹的手松開,便去洗漱一番。

    又上商市買了些吃食,回來的時候發現蘇小妹的房門是開著的,時霄這才知曉蘇小妹應該是醒了。

    輕步走去,見蘇小妹在院子里的亭內,時霄便走了過去。

    “昨夜睡得可好?”時霄笑道。

    蘇小妹猛地回頭,見是時霄,止不住的淚水流了下來,立即沖到時霄懷里。

    這下讓時霄手足無措,右手拿著吃食,左手也不知如何安放。

    時霄只感覺自己胸口被浸濕掉,圓圓此時蹦了出來,給了時霄左手一爪,時霄這才知曉把左手放到蘇小妹背上。

    手一觸到蘇小妹的背部,蘇小妹先是一顫,隨后便直接攤在時霄的懷里。

    軟!

    巨軟無比,時霄從未在清醒時抱過女子,這番可是時霄的第一次。

    “事情過去了,修養幾日,我去那個榮帝國方家好好看看是什么樣的人教出這個畜牲!”時霄狠聲道,隨后時霄抱起蘇小妹走到了亭子內,問道:

    “他們沒把你怎么樣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玄皇元龍傳〕〔超凡大衛〕〔從文抄公到全大陸〕〔空間在手:撿個王〕〔穿成反派的作死未〕〔我有無敵升級系統〕〔萬族之劫〕〔桃花賦之一裹兒傳〕〔幸福人生護士蘇鑰〕〔穿到現代以后她躺〕〔情定終身:霸總寵〕〔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占鋒〕〔我的混沌城〕〔超甜蜜寵,我家夫
  sitemap
王者捕鱼赢话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