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最強設計師系統〕〔三國之最強暴擊〕〔君子遐福〕〔神兵小將開始穿越〕〔從小鮮肉成為文娛〕〔我真不是不可名狀〕〔在完美生而為皇〕〔武布中華〕〔從制卡世界開始打〕〔諸天我有加點面板〕〔斗羅之金鱷〕〔寒少的寵妻〕〔諸天萬界神龍系統〕〔錦繡棄妻〕〔空間之超級農富妻〕〔美漫之道門修士〕〔龍帥〕〔陸銘〕〔鑰之旅〕〔大國重坦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域界碑 第一卷:路 第一百六十九章:緣
    <b>最新網址:蘇小妹則在一旁看著時霄那狼吞虎咽,也沒有說什么,她感覺這幅場景很熟悉,但又想不出來是什么地方,什么時候發生的事情。

    時霄三下五除二的將食物消滅干凈,猛喝一口水,隨后擦了擦嘴說道:

    “好吃...你做的?”

    “嗯...原本是給父親吃的...但他出去了,所以正好留給你吃...”蘇小妹回答道。

    “那我可算是沾你父親的光了...”時霄笑道。

    一番閑聊后,時霄也是和蘇小妹出去走了走。雖說已經是盛夏,但傍晚的七紋古族也是十分涼爽,走在院子內看著那來來回回的小孩子打打鬧鬧,此時的時霄竟是有些享受這副場景。

    回到房間,七紋古族的老婆婆和大長老給時霄做了一次檢查,發現沒什么大礙,時霄也是準備準備離開七紋古族回到源宗。

    “蘇小妹,爺爺找你...”此時雛萊走了過來。

    “雛萊?你來的正好,去不去我宗門逛一逛?”時霄見道熟悉的面孔笑道。

    “不了不了,蘇小妹還有點事情,我陪她一起,等有時間去逛逛...”雛萊說道

    “封印之事?”蘇小妹低聲問道。

    “嗯...”雛萊回答道。

    時霄聽了二人對話也沒有多說什么,收拾收拾,也是打開了虛空,隨后轉臉笑道:“等你們倆有時間了,去我宗門玩玩!”

    “好!”二人異口同聲道。

    隨后時霄也是消失在了虛空中,留在原地的蘇小妹呆呆地看著那地面遲遲沒有收回目光,雛萊見狀立即打趣道:

    “怎么,心都要被帶走了!”

    “哪有哪有...”蘇小妹紅著臉害羞道。

    “等這次封印加強幾分,我們倆就去他宗門玩玩!”雛萊笑道。

    “嗯...”

    ...

    血色古宗...

    血巖血戰帶著僅剩的幾百血族落魄的回到了宗門,他們從未想到這時霄竟是會與兩個古族扯上關系;氐窖搴笞谥鞑淮笈,千余人的血族成員如今就只有兩百人回來,沖著血巖血戰二人大發雷霆。

    但血巖血戰二人身負重傷,硬是忍著屈辱去了血池內恢復,這下二人真的是成為所有血族成員的笑柄。什么研究血法和域力結合,如今剩下來的二百余人在整個血族毫無顏面。

    “宗主...這小子怎么和兩個古族扯到了一起?”血殿內,一位血族長老說道。

    “恐怕這小子創立的宗門就有問題!”另一位長老隨即應和道。

    “讓那域界大陸內的族人做好準備吧...”血族宗主說道。

    “是!”

    幾位長老瞬間消失在了血殿內,此時血族宗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緩緩地朝著宗門禁地走去。

    血族宗門禁地內,那巨大地石像此時已經睜開了第四只石眼,血族宗主手中的那把權杖隨之飛到了石像的面前,霎時間,石像上的灰塵全部被揚起,隨后緩緩開口說道:

    “準備的怎么樣了?”

    “還有一段時間...不知血神大人能否接我一些兵力...這人族實在是難纏...”那宗主恭恭敬敬道。

    這些日子血族在那域界大陸也是沒過安穩,到處都是有著騷擾,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加上這靈源大陸到現在還沒什么進展,血族近幾年消耗也是不小,若在這樣下去,恐怕血族是等不到重振輝煌的時候。

    那石像輕聲道:“想要我幫助也不難...但是那兩個載體,必須給我快些完成!”

    “是!”宗主低下頭說道。

    嗡!

    一道暗紫色的光芒閃過,那權杖上突然出現了兩塊暗紫色的晶石,其中一塊晶石內竟是有著一滴精血,另一枚晶石內有一個散發著暗紅色的羽毛。那石像緩緩開口道:

    “那塊有著精血的晶石是九煌貂的精源,有了它,突破封印應該很輕松...具體的地方就不用我說了吧!”

    “多謝血神,那這塊是...”宗主拿著那塊明顯比較暗淡的晶石問道。

    “冥暗紋雀的...那個地方你若是能進去就將其喚醒...若是進不去也罷...”石像緩緩說道。

    “蕭關古族...”宗主喃喃道。

    “嗯...下界十大冥獸當初都是我一手提拔...如今散落各地,我僅剩的三枚精源給了你兩個,你不要讓我失望!”石像說道。

    “是!”

    宗主隨后便離開了這宗門禁地,攥緊了手中的那兩枚晶石。石像望著那遠去的身影,便繼續陷入了沉睡,眼前似乎浮現了當初那場昏天黑地的大戰。

    呼...

    一陣勁風吹過,那石像竟是猛地顫抖了一番,隨后試探性地問道:

    “團長?”

    “這么多年沒見你竟是落得如此狼狽...”

    那女聲陰柔無比但話語中透露的力量竟是讓那石像有些透不過氣,雖然石像看不到這聲音的出處,但憑借著這簡單的幾個字就能確定這位就是自己當初追隨的那個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不知您的意識這次來下界有何事情?”那石像聲音竟是有些發抖。

    “為了一個人而來...域界大陸的三個冥獸你沒有聯系?”那聲音繼續響起。

    “沒有...自從那場戰斗后就沒有...十大冥獸封印了六個,逃走了一個...剩下的三個在那域界大陸...我原本想恢復了再...”

    “算了,這次來下界順便幫你把那三只冥獸說教一番吧...剩下的就交給你了...不要給我丟人!上界那批勢力現在很不安分,我還要處理!”

    “是!”那石像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隨后此地再次恢復了往常的寂靜,經過方才的簡單對話這石像的內心久久無法平靜。多少年了,已經多少年了,沒想到在這里還能聽見當初那個人的聲音,看來上界的勢力已經完全準備好了。

    嗡!

    石像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道暗青色光芒,隨即一塊晶石出現在了面前,那晶石透體散著幽暗的光芒,石像看著那散發幽暗光芒的晶石緩緩道:

    “哼,七陽祥瑞...”

    此時那靈源創森內第三環內的某個地方,一道金光閃過,一道虛影頓時浮現出來,驚恐的望著遠處的天邊,喃喃道:

    “怎么會有它的氣息...”

    與此同時,無垠海域某處,風浪拍過礁石,一位白發蒼蒼形如老者的人看著那昏暗的天邊久久沒有說話,不知何時身后竟是出現了一道虛影。

    那白發蒼蒼的老者輕聲道:“沒想到再次見面會以這種方式...”

    身后那道虛影緩緩開口道:“當初你要是和我一起該多好...你都成這副模樣...我真的不忍心...”

    “團兒,就這樣吧,這就是天命...你既然能夠下來,那上界應該是被你整頓的差不多了吧...”

    那道虛影沒有說話,手中緩緩浮現了一塊巴掌大小的金色物體,物體兩頭都為尖銳。整個物體散發著神秘的氣息,下一秒,只見虛影輕喝一聲,那物體竟是緩緩浮現了一道金環。

    白發老者緩緩回過頭,這并不是一位老者,而是一位白發蒼蒼的中年人。眉宇之間散著一股肅瀟之氣,看著那倩影手中的物體緩緩嘆氣道:

    “真的沒想到當年送你的東西...如今你卻要拿它來殺我...”

    倩影瞬間消失在空氣中,隨即中年人也是消失在了空氣中,那天邊的云彩之上竟是開始出現一道道閃光...

    源宗內...

    不知何日起,蕭嫣竟是感覺自己整天昏昏沉沉的,最后竟是暈倒在了宗門內,幸虧宗門內的修煉者發現的及時,將其送回了蕭關古族,時霄得知此時連忙從宗門趕去了蕭關古族。

    等時霄到了蕭關古族,蕭翎已經不讓外人見蕭嫣,時霄也是吃了一道閉門羹。

    “蕭族長,那蕭嫣的身體沒事吧...”時霄問道。

    “沒大礙...我父親已經去看了...”蕭翎嘆氣道。

    “那就好,蕭嫣的事情確實是我大意了...”時霄自責道。

    “沒事沒事,你最近也是大病初愈,不怪...”

    “族長!老族長喊你快去...”<b>最新網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玄皇元龍傳〕〔超凡大衛〕〔從文抄公到全大陸〕〔空間在手:撿個王〕〔穿成反派的作死未〕〔我有無敵升級系統〕〔萬族之劫〕〔桃花賦之一裹兒傳〕〔幸福人生護士蘇鑰〕〔情定終身:霸總寵〕〔占鋒〕〔穿到現代以后她躺〕〔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我的混沌城〕〔超甜蜜寵,我家夫
  sitemap
王者捕鱼赢话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