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極品全能學生〕〔超神狂婿〕〔女總裁的豪門女婿〕〔水世界的寄生船長〕〔生活系修仙大佬〕〔荒島求生指南〕〔陷仙〕〔這個廚子有點狂〕〔嬌獸也修仙〕〔畢竟我真不是什么〕〔某美漫的主神〕〔我有父親系統〕〔曼巴之魂〕〔我一定要變弱〕〔第八密度紀〕〔師叔萬萬歲〕〔三世一兵〕〔醫生大佬是白切黑〕〔最強贅婿〕〔我和二哈共系統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域界碑 一百一十七章:帝國比試(八)
    <b>最新網址:時間飛逝,第二日一早時霄也是起床洗漱完畢,和元熙吃了個早飯就到了比試場地。

    觀眾席今天也是異常爆滿,站的地方也都是充滿了人,因為他們也是知道,今天就是這帝國比試第一輪的最后一場,而且最受關注的兩個種子選手也是今天碰面,他們也是十分期待今天二人會擦除什么樣的火花。

    隨著測試員的呼喊聲,時霄也是將手里的簽亮了出來,此番對戰的是這羽帝國的血禪,也是血族的血禪,時霄望著擂臺之上的血禪也是狠起了眼神。

    隨著測試員的一聲令下,這最后一日的比試正式拉開序幕,每個擂臺上的修煉者似乎都有些異常的興奮,畢竟這是第一輪的最后一場,接下來就是第二輪的比試,所以各個修煉者也是有著百倍的精神。

    時霄也是按照要求,禮貌的行了禮,血禪見了也是冷哼一聲,道:“一個外來人竟是想要在這片大陸取得好成績...做夢。!”

    只見血禪最后二字壓得十分沉重,隨即原地一蹬,如箭一般朝著時霄沖了過去。時霄可又是吃素,目光緊縮血禪,隨即也是留下一道殘影消失在了原地。

    轟!

    兩拳向碰,二人單單是靠著肉體的強度也是將場地上的灰塵全部震飛,臺上的測試員也是捂著眼睛抵擋灰塵進入眼睛。

    “你們血族就這點實力?”時霄冷諷道。

    “哼!”

    血禪聽到時霄如此說話,也是冷哼一聲,隨即抽開手,身體向后劃去,與此同時,時霄也是施展瞬靈步跟了上去。

    嘭!

    嘭!

    嘭!

    不管是場上的測試員,還是臺上的觀眾,也或許是坐在觀眾席中央的各大帝國的長老們,無一不瞪大了眼睛,望著眼前不敢相信的戰斗場景。

    只聞其聲,不聞其人,這八個字正好可以形容現在的場景。

    二人的速度幾乎是同步,每一招都在空氣中劃出一道道聲響。

    轟!

    二人的拳頭也是破空而出,碰到一起,與此同時,時霄也是立即轉身抽開拳,一記膝頂,朝著血禪的面門沖去。

    下一秒,之間血禪雙手放到半空中,直接攔截了時霄的這一擊,借著時霄的力道,也是向后撤出幾米遠。時霄見狀也是皺了眉頭,一直不解為何這血禪有著速度,就連剛才那一招都能抵擋住。

    頓時觀眾席上也是傳來陣陣呼聲,二人交手簡單交手幾招就給觀眾席上的人帶來如此轟動,這也是因為二人的身份,都是這次帝國比試的黑馬。就目前而言,時霄和血禪的過招恐怕只有這一招讓他們看了清楚。

    時霄根本沒有給血禪喘息的機會,立即施展瞬靈步也是沖了上去。

    時霄自己這些戰斗的方式還是以前和圓圓所學,沒想到今天竟是用的如此酣暢淋漓,而且血禪也是沒有使用什么域力,和時霄一樣也是用著肉體來對抗時霄。

    只見時霄一記重拳奔著血禪的腹部而去,拳頭劃過空氣的爆裂聲都顯得有些刺耳。血禪見狀也是立即準備防御,但時霄又能給他這次機會?

    時霄一腳踏地,將身體在半空中改變了位置,時霄那拳頭的力量立即在半空中撤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招重鞭腿,直直的踢在了血禪的雙手小臂上,傳出一聲悶響,隨即血禪也是朝著身后退去。

    此時血禪只感覺自己的已經失去了知覺,沒想到方才的時霄這一腳會有這么大的殺傷力。

    “怎么,我一腳你就受不了了?”時霄也是冷笑道。

    “哼!”

    血禪冷哼一聲,一記踏步直接朝著時霄飛去,拳頭也是舉在了半空,頓時那拳頭之上也是有著一絲暗紅閃過,時霄也是察覺到了這異樣,也是連忙催動靈氣防御。

    嘭。!

    金亮色的靈氣雖然是那么的耀眼,但時霄面前血禪的那拳頭散發的暗紅色氣息讓人感覺有些惡意,破壞了這耀眼的亮金色。

    只見血禪的那只手上的暗紅色氣息碰到時霄的護罩上,也是冷笑一聲,隨即朝著背后撤出好幾步遠,只留那道暗紅色的氣息在時霄的靈氣護罩上。

    轟。!

    一聲巨響,只見時霄靈氣護罩上出現了一絲絲裂痕,時霄見狀也是感覺不妙,立即施展瞬靈步撤去。

    但爆炸的威力也是十分強大,一道浪波也是沖擊到時霄,時霄單膝跪地,雙手扶地不讓這爆炸的波浪將自己沖飛。

    此時觀眾席上的眾人也是摒住了呼吸,眼睛死死地盯著擂臺上的爆炸。

    爆炸聲結束,此時擂臺也是被摧殘的不成樣,時霄和血禪也是毫發無傷的站在原地。此時觀眾席上的的也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氣,繼續盯著時霄二人觀看。

    “怎么,域力用不慣,直接用血法了?”時霄方才接的那一招正和血法的氣息一模一樣,也是沒想到這血禪會直接使出血法,還好剛才時霄反應快,要不然按照那樣的爆炸,時霄定會被炸的渣都不剩。

    “看來你知道的還挺多的了哈...肖...不...時霄!”血禪冷聲道。

    “你知道我名字?”時霄聽血禪這樣一說也是十分詫異,沒想到來到這片大陸他們血族也是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在域界大陸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包括你把血巖血崖打成那樣...我也是清楚。!”血禪狠聲道,血巖血崖雖說年紀比血禪大了些,但同是一個師父所教,所以這同門師兄弟的仇,也是讓血禪記了很久。

    “原來你們還認識他倆,哈哈哈,不知道他倆現在成什么樣了...哈哈哈!”時霄也是大笑道。

    當初對戰血巖血崖之時自己差點也是交代在那里,聽珝麟說也是因為圓圓,要不是圓圓自己真的是得死在那里,后來也是聽圓圓說過,那血崖被時霄打的生死未卜,那血巖也是被圓圓的氣息差點震死。

    “大言不慚,他倆的仇,我定會報。!”

    只見血禪催動一道血法,雖說用域力掩蓋,但時霄也是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怪不得炔和元熙說與這羽帝國另一位修煉者血無守對戰的時候那域力感覺不對,原來這根本不是域力,只是用特殊的域力將血法掩蓋住。

    “看來你們血族在這片大陸也是不如意。。!”

    時霄立即清楚這域力的用處,也是嘲諷道。一時間連忙躲開正沖過來的血禪,只見血禪雙手捏出一塊結晶體,輕喝一聲,那道結晶體也是朝著時霄沖去,暗紅色的結晶體在眾人面前倒沒有什么奇怪,但時霄最清楚,這道結晶體的不同。

    只見那道結晶體朝著時霄快速的逼近,一股血氣頓時鋪面而來,時霄見狀也是使用靈氣去抵擋。

    轟!

    靈氣與結晶體剛一觸碰,頓時又是一陣爆炸,場地也是隨之顫抖了起來。

    灰塵之中,時霄也是用靈氣感知感知到了血禪正朝著自己奔來。

    下一秒,只見血禪突破灰塵,右手拖后,凝聚一道血法,那血法如同一個暗紅色的球一般。血禪見自己與時霄的距離很近,立即將血球按到了時霄的靈氣護罩之上。

    頓時時霄也只好加大靈氣護罩的靈氣釋放量,但也是沒有多大用,血球在剛一觸碰到的時候,立即穿透靈氣護罩,時霄見狀緊皺眉頭,立即向后撤去。

    與此同時,血禪直接一個瞬步來到時霄身后,時霄頓時感覺不對勁,再次施展瞬靈步撤去,但距離實在是太近。

    嘭!

    時霄硬生生的吃了血禪一記重腳,與此同時,血禪將那道血球立即引到自己的手中,朝著時霄倒的地方扔了過去。

    “這...這樣一記...該不會死了吧...”<b>最新網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玄皇元龍傳〕〔超凡大衛〕〔從文抄公到全大陸〕〔空間在手:撿個王〕〔穿成反派的作死未〕〔我有無敵升級系統〕〔萬族之劫〕〔桃花賦之一裹兒傳〕〔幸福人生護士蘇鑰〕〔情定終身:霸總寵〕〔占鋒〕〔穿到現代以后她躺〕〔我的混沌城〕〔我師兄實在太穩健〕〔超甜蜜寵,我家夫
  sitemap
王者捕鱼赢话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