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靠著詭異夢境闖蕩〕〔諸神的賜予〕〔徒弟是劍神的日常〕〔葉南弦〕〔吞天劍神〕〔重生17歲:緣來妻〕〔神秘復蘇〕〔女神的超級贅婿〕〔大道驚仙〕〔這個火影葫蘆里什〕〔天授神符師〕〔平凡末世路〕〔穿成七十年代俏媳〕〔隨遇而安十七年〕〔余生不負相忘〕〔我有一個進化點〕〔死亡詭域:幽冥〕〔農門藥香:揀個郎〕〔從山寨npc到大BOS〕〔我在東京復刻神話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域界碑 第一百零十章:帝國比試(一)
    <b>最新網址:時霄的靈氣還是被一些眼睛尖銳的人看到了,紛紛議論起來,這靈源大陸從古至今,從未見過如此修為的人,而且年紀還是這么年輕。

    “本場比試...煌帝國修煉者肖雨...獲勝,記一分!”那個測試員也是斷斷續續的說道,時霄的這番修為已經刷新了他的觀念,以往的帝國比試最強的修為也只是元境,今天突然冒出來一個毛頭小子,竟是斷玄境,一時間也是讓測試員詫異。

    轟!

    頓時臺上一陣歡呼,時霄的這邊只不過是簡單的過了幾招,臺上的觀眾沒想到能看到如此簡單的對局,而且也沒有見過單靠肉體就能將對手擊敗的人,時霄算是第一人。

    單單第一場比試時霄瞬間成了這帝國比試的黑馬,場上的修煉者無一不皺了皺眉頭,沒想到這人群內竟是有著時霄這種怪物。

    第一輪比試也是持續了一個多時辰,元熙對戰的那個豪帝國的修煉者雖說是定境,但只是初期,所以元熙也是簡單將其擊敗。

    “轟。!”

    臺上又是一陣歡呼,所有人都看到了羽帝國的那倆位修煉者的實力,域力八階,所有人又是倒吸了一口冷氣,看來今年的比試真的是又看頭的了。

    “不愧是第一帝國,這么強的修煉者竟是能找出來...域力八階啊...何樣的實力...”

    “我還是看好那個煌帝國的那個小子...斷玄境...下一境界就是域靈境...那可是神境啊...他才這般年紀...”

    “我看好羽帝國...”

    臺上的觀眾也是紛紛議論了起來,這帝國比試竟是冒出了這么幾批黑馬。

    時霄經過比試后也是回到了飯堂,簡單的吃了飯,官寒和檀苑兒也是到了時霄這邊恭賀時霄。

    “沒想到肖兄你竟是有如此修為...在下付了...”官寒也是慚愧到。

    “我就知道肖公子實力十分強大...要不然當初萬獸林遇到那個大怪物他也能全身而退...”檀苑兒也是笑道。

    “只不過是運氣好了罷了...也恭喜你們二位啊,兩場比試全勝!”時霄也是笑道。

    “你那不是運氣好,我們倆勝利才是運氣好...”

    官寒的話也是沒錯,倆人也是遇到了修為頗為低一點的對手,所以能獲勝的如此簡單。

    簡單的談心過后,眾人也是回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準備休息。

    雖說這第一輪沒有休息時間,但若是比試沒有那么焦灼,修煉者完全可用下午的時間恢復自己消耗的靈氣和域力。也是這一點,所以那些帝皇也是安排了這么緊湊的時間。

    翌日...

    抽簽結束,時霄也是嘴角抽了抽搐,沒想到抽到的是官寒,此時官寒也是苦笑了一聲。隨著測試員一聲令下,二人也是行了禮,時霄此戰也是留了手,沒有讓官寒輸的難堪,一番交手過后官寒也是主動認輸,實力相差的實在是太大,根本無法對抗。

    而元熙對戰的第二輪則是遇到了太帝國的第二人,一時間也是陷入了苦戰。

    不過元熙也是說過會拼盡全力,所以雖然是苦戰,但在時霄之前的指導下,元熙也是靠著持久戰硬生生的將對手托廢,加上自己的那變異的靈氣,也是給對手一次重大的教訓,但元熙此戰也是遭受重創。

    簡單的吃了午飯,休息過后時霄也是來到了元熙的休息處,元熙也是十分虛弱,對手也是定境巔峰,靈氣也是消耗殆盡。

    “對虧了元兄,這一戰我們倆總共攢了四分!”時霄也是安慰道。

    “還是肖兄的功勞,我這副狀態,明天不知對戰誰...唉...”元熙也是嘆息道。

    此時渡元長老也是來到了元熙休息的地方,一番安慰,也是給了元熙一枚丹藥,讓元熙能夠快速的恢復靈氣。時霄自然是會煉制丹藥,但自己煉制的是短時間內增長自身靈氣的丹藥,那恢復的丹藥早已全部送了龍昊他們。

    所以時霄也是沒有辦法,渡元長老離開后時霄也是拿出了一枚丹藥給了元熙,道:“這枚丹藥到時候焦灼不下的時候吞下,能夠讓你的修為暫時突破定境到達元境!記住,一旦吃了還是沒有用的話就立即認輸,這顆丹藥藥效時間十分短暫...”

    “我知道了...我聽你的!多謝肖兄了!”元熙也是接過丹藥謝道。

    “一定要切記,這枚丹藥雖說是天丹,但是以你現在的狀態根本受不了后面的副作用!”時霄提醒道。

    “天丹啊...我知道了!”元熙也是看著手中的那么散發著韻氣的丹藥,這枚丹藥正式捷域丹,雖然是能夠提升域力,但時霄也是將這枚丹藥煉制的十分醇厚,對靈氣修煉者的幫助也是十分巨大。

    時間飛逝,這也是到了比試的第三天,時霄也是在今天遇到了翰帝國的一個修煉者,也是沒想到翰帝國的那個修煉者直接是放棄了對抗,直接認輸,這也是讓這在翰帝國主場的人一聲嘩然,臺上的觀眾也是一陣噓聲。

    這也是沒有辦法,雖然這翰帝國的修煉者修煉的是域力,但是只有六階,也是不想自己輸的那么狼狽,只好認輸,迎接明天的比試。

    元熙今天也是遇到了榮帝國的檀苑兒,畢竟對手是女子而且也是時霄的朋友,所以元熙也是沒有下狠手,簡單的對局后檀苑兒也是落入下風,最后元熙也是將最后一道靈氣撤出,那檀苑兒也只好認輸。

    時霄沒想到這翰帝國的修煉者會直接認輸,時霄也是來到了觀眾席看了那羽帝國的二位。

    那個叫血禪的人竟是和時霄一樣,單單靠著肉體也是將太帝國的一名修煉者直接擊敗,時霄看了也是皺了皺眉頭,雖說這人叫血禪,時霄并不知道他的姓是什么血,所以時霄心里也是有些懷疑,但沒想到的是他在對戰中根本不露痕跡,所以時霄也是沒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時霄也是將目光投到了那個叫血無守的對戰上,一切都是看的那么正常,這血無守對戰的是和時霄第一場對戰的炔,戰況也是有些激烈,臺上的觀眾也是看的異常的熱血沸騰。

    炔也是知道這域力八階是什么概念,這場戰斗也是拼盡全力,攻防有序,但沒想到的是,那血無守的那股域力十分奇怪,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怪異感,所以也是慢慢落入下風,最后也是被擊敗。

    這些時霄也是看在眼里,雖然靈氣感知能夠感知到這叫血無守的家伙使用的是域力,但始終有些不對勁,時霄也是皺了皺眉頭,不對勁的地方時霄也是沒有看出來。

    夜晚...

    “那個叫肖雨的人查過了嘛?”

    “的確是域力大陸的!”

    “血崖,血巖兄,我定會將這仇報掉。!”

    時霄對著奇異的感覺放在了心上,也是準備找這炔探討對戰血無守的這場戰斗。時霄也是朝著炔的休息地走了過去,敲了門炔也是看到時霄,便將其邀請了進去。

    “炔兄,今天可惜了...”時霄也是說道。

    “沒辦法,這次的帝國比試高手太多了,不過肖兄你倒是不用怕,你這身修為對付那倆個應該不成問題!”炔也是搖了搖頭嘆息道。今天的戰斗的確讓炔輸的有些窩囊,每次的攻擊都很怪異的被化解。

    “今天對戰的那個叫血無守的那個家伙,我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炔繼續說道。

    “哦?”時霄也是挑了挑眉頭道,隨即又問道:“不知炔兄感覺那地方有些怪異?”

    “我每次的攻擊都是被一種奇怪的力量化解...我說不上來,但是打著打著也是落入了下風...真的是遇到鬼了...”炔微怒道。

    “奇怪的力量?”

    “對...那股力量說不上來,就是特別怪...和普通的修煉域力的人域力不一樣...”

    “這...好吧,炔兄,還是好好休息,明天加油!”時霄也是鼓勵道。

    回到休息的地方時霄也是準備進入修煉狀態,每天的修煉計劃也是不能打亂。

    “臭小子,有股不對勁的氣息!”<b>最新網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玄皇元龍傳〕〔超凡大衛〕〔從文抄公到全大陸〕〔空間在手:撿個王〕〔穿成反派的作死未〕〔我有無敵升級系統〕〔萬族之劫〕〔桃花賦之一裹兒傳〕〔幸福人生護士蘇鑰〕〔穿到現代以后她躺〕〔情定終身:霸總寵〕〔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占鋒〕〔我的混沌城〕〔超甜蜜寵,我家夫
  sitemap
王者捕鱼赢话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