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靠著詭異夢境闖蕩〕〔諸神的賜予〕〔徒弟是劍神的日常〕〔葉南弦〕〔吞天劍神〕〔重生17歲:緣來妻〕〔神秘復蘇〕〔女神的超級贅婿〕〔大道驚仙〕〔這個火影葫蘆里什〕〔天授神符師〕〔平凡末世路〕〔穿成七十年代俏媳〕〔隨遇而安十七年〕〔余生不負相忘〕〔我有一個進化點〕〔死亡詭域:幽冥〕〔農門藥香:揀個郎〕〔從山寨npc到大BOS〕〔我在東京復刻神話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域界碑 第三十章:圓圓出手
    “血族?怎么辦?”時霄急切地問道。望著剛剛痊愈地眾人,時霄不忍心再將他們卷入這場戰斗。

    “在那個傻大個死去的方向,目前看來還沒有向你們這邊過來的意思!眻A圓說道。

    時霄望著眼前的眾人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想讓這些人再遇到什么不測。炊煙繚繞,眾人有說有笑,仿佛白天的事情根本沒有發生過。

    “肖兄,來吃點東西啊,你一天沒吃東西了吧?”姜朔風朝著時霄方向笑著問道。時霄看著臉上還有些淤青的姜朔風,心里一顫。

    “不能再然他們遇到危險了!”時霄低聲道。

    “什么?”姜朔風看著時霄嘴動了幾下,但是沒有聽到聲音問道。

    “沒什么,你們吃,我不餓!”時霄笑道。

    “那我們留點給你了哈!”姜朔風繼續說道。

    “嗯...”時霄說完轉身向樹林深處走去。

    ......

    “留過印記了,放心去吧!何況那個小妮子也在!眻A圓說道。

    “好!”時霄干脆地回答道。

    時霄移動帶動著樹葉嘩嘩地往下掉。走到一處,一處的蟲子就安靜下來。

    “近了!他們也往這邊來了,隱藏氣息先觀察觀察!”圓圓說道。這次一共來了兩個血族成員,特有的氣息在這片區域內顯得格外的明顯,圓圓的感知就如同蜘蛛般,蛛網上的任何一絲不和諧的動靜都能夠被感知道。

    “他們怎么進來的?”此時時霄躲在暗處,看著不遠處兩個穿著紅色長袍的人。紅色長袍的人身高和正常人有著巨大的區別,比正常人高出一個頭的高度,由于長袍覆蓋時霄出了氣息,其它無法得到的任何信息。時霄也不能釋放靈氣感知,在弄不清楚地方狀況的情況下這樣泄露氣息就等于找死。

    “和手上的戒指應該有關!”圓圓說道。血族最大的特點就是有特有的血戒,作用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但絕對不簡單。

    “依稀記得三年前你師叔被我殺了以后,后面我感受到了一點點屬于天卷的發動氣息!眻A圓繼續說道。

    “天卷?”

    “嗯。我要是記得沒錯的話,你們人族把血法也歸類到了卷軸里面的吧?”圓圓問道。

    “確實,我聽師父說過!睍r霄回答道。望著遠處緩緩移動的血族兩人,手勢比劃著些什么。邊走邊說,一點忌憚都沒有。

    “這血法可不是天卷,在血族這只是最為普通的修煉法則!眻A圓說道。

    “這樣啊...”

    時霄此時盯著緩緩移動的二人,大老遠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兩人比劃的同時,時霄借助月光看清了兩人的手,和人手一樣,但是有些發黑。也不知是黑夜的原因,還是什么原因,那兩人的手在月光下顯得消瘦無比。

    “剛剛那個人是不是金家的!”一個紅袍血族說道。

    “應該是,有牌子!绷硪粋說道。

    “那為何不修煉血術...”那個紅袍血族說道。

    “不知道金家那頭豬是怎么想的,真不行等明天上門拜訪拜訪!”另一個說道。

    “也是,畢竟這次出來也是驗收成果的...”

    “是的呀,多少年了,我們大血族終于熬出頭了!”

    “什么跟什么?你才修煉血法五年,名義上還不能屬于血族!”

    “崖哥,你可別這樣說。三年前域門山宗那個四長老要不是我及時把他尸體收起來,那麻煩...”

    “行行行...”

    域門山宗,四長老...

    聽到這里,時霄呼吸都變得不順暢了。當時自己受了多大的罪,今天既然在這里聽到了當年的事情,這或許就是老天爺給自己安排的吧。既然讓自己遇到,那就好好和這個血族敘敘舊。

    “臭小子,先別...急...”圓圓話還沒有說完,只見時霄以驚人的速度沖到了剛才說域門山宗的那個血族面前。

    “嘭~”時霄一拳重重地打在那個人的面門上。那個人整個臉都被時霄這突入其來的一拳打到變形。隨后向后飛出數丈遠,倒在了地上。

    “你小子是誰?!”另一個人說道。

    時霄二話沒說轉身往這個人面門上打去。一道勁風鋪面而來,不料被這人一手擋住,但是時霄的力道是完完全全的打在了那個人的手掌上。血族人整個后方的樹木花草被時霄這道勁風帶的飛了起來。

    樹葉飄散...

    只見血族強者手掌凝聚一個血紅色霧狀的東西包裹整只手,隨后便向時霄攻擊而去。

    “嘭!”一聲悶響。時霄右拳狠狠地打在了血族人的那只聚集血氣的手掌,此時那血族強者那只手直接被時霄這道強大的力道擊打的發麻。但是血族強者可不是吃素的,直接將那道血霧擴散到時霄的右手上。

    “嘶!”時霄頓時感到那右手如同燒傷了一般疼痛,便立刻催動靈氣祛除那道血霧。但是一塊塊紅色的皮膚還是告訴時霄右手被這邪術弄傷,黑色的斑點在右手表面漸漸浮現。

    “沒想到你這小子中了我血毒霧還能保全手臂,看來不簡單。。!”血族強者嘲諷道。隨即便催動血法,整個身體被血氣包裹向時霄沖了過去。

    “嘭!”血族強者一拳打在了時霄的手臂上。

    時霄向后撤出好幾步。剛剛站穩腳步不料那強者又是一拳,這次時霄催動靈氣使出瞬靈步直接躲開那強者的這一擊。

    “哼!太嫩了!”強者冷哼道。只見血族強者身體落空的情況下在空中詭異的旋轉,對著時霄就是臨門一腳。

    “嘭。!”時霄被這一腳踢到了左側腰部,身體直勾勾的向遠處樹上砸去。時霄發現自己整個左半身無法動彈,肋骨也斷了好幾根,如此沖擊力對于時霄而言就像是一頭猛獸重重地撞在了自己地左側身體。

    “咳咳...”時霄咳出血,右手扶著左側地身體,現在的他根本無法動彈。

    “臭小子,不知死活!你可知我是什么身份,你就如此亂來!”血族強者輕藐道。在他眼里,眼前的小子就如同螻蟻一般弱小。他活了多少歲修煉了多長時間,這小子還沒有成年竟敢打自己的注意。

    “咳咳...咳咳...”時霄猛咳。鮮血就如同不要錢一般吐出,時霄感覺自己內臟都被這一腳踢得移了位置。

    血族強者聞到了這股血氣,莫名的興奮了起來。但是他不急,在他眼里這也就是個任自己宰割的羊羔,隨時都可以取他性命。那血族強者走到了剛剛被時霄一拳打飛的另一個血族身旁,用腳踢了踢倒在地上的那個血族成員。

    “沒事吧!”血族強者說道。

    “崖哥?呼...沒事沒事,就臉疼!”那個人艱難的爬了起來。剛剛時霄這一拳要不是自己修煉血族的血法,恐怕頭都會被這拳打爆。

    “那小子人呢!我要把他給吃了。!”那個人氣憤地繼續說道。

    “在哪呢...”強者指著倒在不遠處靠在書下的時霄。

    “嗯...”

    “時霄。!”那個人突然喊道。與此同時,他立刻起來向時霄哪里走了過去。

    “你也有今天...哈哈...”那個人嘲諷道。

    “你倆原來認識!”強者在一旁說道。

    “那肯定認識啊,就是他殺了他四長老的,怎么可能不認識。!”那個人惡狠狠的說道,就如同時霄欠了他錢一樣。

    “咳咳...”時霄艱難地抬起頭望著這個人。沒想到,他真的沒想到這人會是那個冉姐的心上人。

    “齋...樹...你這樣...咳咳...對得起...冉姐嘛...咳咳...”時霄艱難的吐出這幾個字。沒想到連冉姐最最喜歡的人既然是血族的走狗,這域門山宗到底發生了什么。

    “當初要不是你,我現在就能穩穩地在血族里有個職位當當了;要不是你,溫冉那么愛我,結果發生那個事情,導致我被拒絕;要不是你,溫冉就會和我一同修煉這血族偉大的血法...都是你...”齋樹咬牙切齒道。

    “你...咳咳...就是個...走狗...咳咳...枉費冉姐...對你...咳咳...一番癡情!睍r霄冷哼道。

    “你...看我今天不將你血抽干,肉吃掉。!”齋樹幾乎是吼著說道。這一切都怪時霄,自己的未來全是時霄給毀了,今天終于在這強者的幫助下,報了自己的仇。

    一旁強者見狀并沒有插手這件事,只是雙手交叉抱在胸前,瞇著眼睛看著這狗血的劇情。

    只見齋樹催動血法,伸出右手。那血氣逐漸聚集到了一起,形成了一柄劍一樣的東西,那東西散發著濃濃的血腥氣,呼呼的聲音如同訴說著些什么。

    “你能死在我這個劍下,也是你的福氣!”齋樹冷冷地說道。這乃是自己修煉血法最最驕傲地東西,血族本族人是無法形成這樣地東西,這可是域力和血法巧妙結合地產生物。

    “看來你...這把...劍...殺了不少同門...師兄弟...咳咳...”時霄望著眼前地這哥血氣包裹住的劍狀物說道。

    “被你說對了,今天你也得死在這劍下。!”

    話罷,齋樹猛地向時霄刺了過去......

    “差不多了,給我吧!”圓圓突然說道。

    “嗯...”

    就在那柄劍刃將要刺向時霄地同時,時霄周圍地靈氣猛地爆發。

    “轟...”一陣爆炸聲傳出,齋樹的那柄劍早已經消失不見。

    齋樹被這異樣嚇了跳,立刻撤出好幾步遠,但是他感覺有雙眼睛眼睛死死的盯著自己。非常難受,那種感覺就如同獵人鎖定了獵物一般。

    一旁的強者見狀立刻催動血法保護住了自己,扛住了剛才的那重攻擊?戳艘谎鄄贿h處的時霄,表情瞬間變得僵硬。這還是剛才被自己踢飛的那個男孩嗎,氣息和狀態根本判若兩人。

    “快躲開。!”強者向齋樹喊道。只見‘時霄’瞬靈步直接到了齋樹的面前,一拳直勾勾的打在了齋樹地肚子上。

    “噗...”齋樹如同斷了線的風箏,向一旁飛出去。強者見狀立刻向齋樹摔下的地方沖了過去,但是他沒想到這‘時霄’幾乎在呼吸間來到了齋樹摔倒的地方。

    “叛宗門、滅人性者死。!”‘時霄’喊道

    “噗嗤...”‘時霄’直接一拳迎了上去,這一拳所釋放的靈氣算得上是目前圓圓使用大的力道。那拳未到,靈氣直接擊穿齋樹左邊的胸膛,齋樹的胸口被這靈氣戳穿成一個碗口大小的洞。

    此時齋樹眼前逐漸模糊,意識也逐漸消失。直到現在他才后悔自己修煉了血法,要不然怎么會弄得如此下場...

    那個強者見狀無語,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他的尸體帶回去,不然麻煩就大了。

    “你也得死在這里!”‘時霄’惡狠狠的說道。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玄皇元龍傳〕〔超凡大衛〕〔從文抄公到全大陸〕〔空間在手:撿個王〕〔穿成反派的作死未〕〔我有無敵升級系統〕〔萬族之劫〕〔桃花賦之一裹兒傳〕〔幸福人生護士蘇鑰〕〔穿到現代以后她躺〕〔情定終身:霸總寵〕〔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占鋒〕〔我的混沌城〕〔超甜蜜寵,我家夫
  sitemap
王者捕鱼赢话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