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最強設計師系統〕〔三國之最強暴擊〕〔君子遐福〕〔神兵小將開始穿越〕〔從小鮮肉成為文娛〕〔我真不是不可名狀〕〔在完美生而為皇〕〔武布中華〕〔從制卡世界開始打〕〔諸天我有加點面板〕〔斗羅之金鱷〕〔寒少的寵妻〕〔諸天萬界神龍系統〕〔錦繡棄妻〕〔空間之超級農富妻〕〔美漫之道門修士〕〔龍帥〕〔陸銘〕〔鑰之旅〕〔大國重坦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域界碑 第二十八章:該滅了...
    “你到底是誰?”秦旭陽說道。

    “我是誰管你什么事情?”珝麟不屑的回答道。這就是時霄口中那個皇族紈绔子弟,現在遇到這種狀況竟然還敢找上門來,珝麟當然一點面子不給。

    “你...”秦旭陽死死地盯著珝麟卻又不敢說什么,這地上躺著地恐怕就是出自此人手中,現在自己無依無靠最好還是乖乖的。

    “不好意思,我家太子不懂事您別和他一般見識。敢問高手是什么身份,不然這個人被你打成這樣,還有一個人不見了我不好向我家主子交代!”那個斌管家見狀趕忙上去解圍,同時也不失禮貌的問道珝麟的身份。

    “哼!那個小子在那邊的樹林里,他們知道我叫什么,這次這事就算了下次如果還要欺負他,可別怪我沒提醒過你們!”珝麟冷哼道,隨即指了一下右邊的樹林。

    “這...”斌管家拉著一張臉,但是也沒什么辦法。

    “我們走!”珝麟對時霄說道。

    “嗯?哦...”時霄見狀連忙回答。隨后時霄抱起琳兒便跟隨珝麟向遠處走去,其他人就呆呆地望著那兩個人地背影都感覺自己做了夢一樣,堂堂六皇子受了如此委屈。

    “這...”

    “這什么這,還不快把另一個人找出來!”秦旭陽此時面色已經鐵青,自己從未受過如此委屈。以前都是自己欺負別人從來沒被別人欺負過,如今被別人氣的話都說不出來,此仇不報非君子。

    “......”一群人呆在原地一句話不敢說。這時候要是這六皇子脾氣不好發起怒來恐怕到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會遭殃,眾人還是在原地乖乖站好。

    “六太子,當前首要就是將他兩送出去好好養傷,不然你父王怪罪下來這事兒可不小!”斌管家在秦旭陽耳邊小聲地說道。

    “我知道了...”秦旭陽此時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狠狠地壓制自己情緒說道。秦旭陽不是那種狂妄的人,凡事都是先思考然后再做,但是這次真的丟人丟大了情緒一下沒控制住。

    ......

    “前輩我還是要感謝你出手相救,不然今天我真的活不了!”時霄發自真心的對珝麟說道。

    “都說了小事情了,我來看看她傷怎么樣了!”珝麟說道。沒想到自己真的遇到了古記中的事情,眼前這個男孩身上恐怕真的是要背負起人族的未來。

    “琳兒她現在狀況已經沒事了,我剛給她喂了丹藥應該沒什么生命危險了!睍r霄放下琳兒說道。隨后珝麟催動域力檢查了琳兒的身體,也沒發什么什么大礙就是域力枯竭和受了點沖擊。

    “丹藥?”珝麟問道。

    “對的,就是這個...”時霄邊說邊拿出丹藥。濃烈的丹香瞬間充實著空氣,珝麟望著眼前的丹藥若有所思。

    “玄丹五品以上,這叫捷域丹!”時霄解釋道。

    “捷域丹?”珝麟將域力匯聚雙眼定睛看上去,一絲淡淡的白色的氣體圍繞著丹藥。

    “這不是捷域丹,這可是玄丹十品的域寶丹!”珝麟驚訝的說道。沒想到這男孩小小年紀就能煉制如此丹藥,這要是傳出去恐怕整個域界大陸都會為之驚訝。

    “沒想到你這么小的年紀就有如此煉丹之術,真是后生可畏!”珝麟平復了心情說道。

    “域寶丹?什么東西?”

    “域寶丹和捷域丹藥效差不多,但是比捷域丹多一項功能就是回肉體。簡單來說域寶丹不僅能夠治療肉體損傷,還能恢復域力!鲍嶗虢忉尩。

    “原來是這樣啊...”時霄面色平靜但是內心此時已經樂開了花,珝麟這番話全部讓圓圓聽到了,這回圓圓還敢小瞧自己的天賦嘛。

    “從玄丹十品開始,上至極丹每一品級都會有一絲丹魂,丹

    藥品級越高丹混表現就越濃烈!鲍嶗胙a充道。

    “你現在和臭小子說這些也沒用啊,還不如讓他早點提升修為呢...”不知什么時候圓圓搶了時霄的身體對珝麟說道。

    “哦?有你在我還用教?”珝麟也不甘示弱的說道。面對如此狀況珝麟也是能夠理解,畢竟體內有著一個強大的東西存在,只要接管時霄的身體,時霄散發的氣息明顯的有變化。

    “這話我愛聽,你師傅真的沒白教你們...”‘時霄’說道。

    “哼,也就是你最會貧嘴了!”珝麟接著說道。

    “好了好了,我還想著和我那群隊員考試呢!”時霄接過身體說道。反正自己就是一頭霧水,也不知道他們說的是個什么。當即最首要的任務就是和自己的那些隊員會和,防止遭遇不測,免得自己自責。

    “行吧,你去找你的伙伴去吧,我也該走了...”珝麟說道。

    “前輩還不知你什么身份...多謝出手相救,我時霄以后...”時霄說道。

    “算了算了,不要求你回報,你好好修煉就行,不要枉費你身體里那個東西的一片心意就行!鲍嶗氪邉佑蛄ο蜻h處離去。

    “前輩你...”

    “哦對了,等你回宗門替我向你師父問好,就說我是珝麟就行,你要是有時間去我宗門玩玩,教你幾招你體內那東西交不了你的東西...宗門在東方叫歸林山劍宗...”聲音漸漸遠去。

    時霄呆呆地望著望著遠去的身影,直至他消失在樹林中。隨后收拾收拾心情準備和姜朔風他們會和一同完成此次選拔,不能耽誤他們的選拔考試才是如今最應該關心的事情。出身寒門的他們,就指望者這次選拔出人頭地。

    ......

    “嗯...嘶...”

    “琳兒你醒了?”時霄聽到背后有些動靜問道。

    “霄哥哥?我怎么了...”琳兒虛弱的問道。

    “沒事,都已經解決了,好好休息養傷,等下你和我一個隊就行了!睍r霄說道。

    “嗯...謝謝霄哥哥...”琳兒說道。琳兒很享受被時霄背著,不管發生什么自己地那個哥哥都會在最需要他的時候出現來保護自己。漸漸地琳兒閉上了眼睛,這一戰實在是消耗太大,太累了。

    一個男孩背著一個女孩穿梭在樹林中,可能是被著些樹木抵擋住了吧,陽光并沒有那么炙熱,但是男孩額頭上出現了汗水。男孩經歷了一番戰斗也很累,但是男孩想守護這個被他背著的女孩,讓她有個安全的落腳點,所以男孩一直堅持著。汗水隨著臉頰流下來滴在了土地上,被陽光的熱量瞬間蒸發。男孩聽到了一絲流水聲不禁加快了腳步,男孩還有另外一群人等著他回去。男孩非常希望那群人能夠被選入宗門,盡自己最大的能力。

    迎面撲來一絲涼氣,時霄頓時覺得神清氣爽,熟悉的聲音響徹時霄的耳朵。但是這涼氣中伴隨著一絲絲血腥的味道,熟悉的流水聲中伴有一陣陣打斗的聲音...

    時霄突然警惕,那一陣陣的打斗聲越來越響,血腥味也越來越重。時霄催動靈氣感知,感知道的氣息一共有十九個,九個微弱是個強盛。最最最不想看到的場景出現在了時霄的面前:

    邰海,姬榮昊,鄭千泉三人躺在一旁,一灘灘血跡和狼狽不堪的面容訴說了剛才發生了多么殘酷的戰斗。方同博,葛城,已經不省人事。紀辰安半跪在一旁雙手扶地,想撐起自己的身體,嘴里一直流血。于曉夢,于曉雪二人被一群大漢圍著,身上的衣服已經破洞,露出潔白的皮膚。姜朔風被一個壯漢單手拎了起來,鼻青臉腫狼狽不堪。

    姜朔風見到時霄望著自己,對時霄搖了搖頭示意時霄趕緊離開...

    時霄見到如此場景,大腦突然停止思考,他感覺自己身體很重,想催動靈氣但是發現自己根本催動

    不了,這種感覺就如同剛剛和聚散戰斗的那番感覺一樣。

    “臭小子?!還去不幫他們。!”圓圓說道。

    “時霄。!”

    “嗡嗡嗡...”時霄聽不到圓圓在說什么,現在只有自責,要是當初告誡他們一聲該多好,就不會出現現在這樣的情況了。

    “臭小子!你給爺醒醒!”圓圓喊道。隨后催動靈氣在體內攻擊了時霄的精神,頓時時霄打了個激靈,清醒過來。

    “......”

    “圓圓借你靈氣一用!”時霄說道。隨后將琳兒放在一邊,留下了一絲靈氣保護琳兒。

    “拿去吧!”圓圓簡單地說了三個字。圓圓看見眼前地狀況,和當年神界大戰如出一轍。

    時霄催動靈氣,淡金色的靈氣充實著時霄整個身體。圓圓的靈氣在時霄的催動下變得狂暴起來。圓圓為了以防萬一,將靈氣附著在時霄身上的同時形成了另外一層靈氣緊緊地貼在了時霄的表面。

    “看樣子他們并不是這次選拔的學員...”圓圓告訴時霄。那個氣息當時時霄每天在落陽城里面跟蹤他的氣息一模一樣,是一群強者的氣息。

    “我知道,今天讓他們又去無回...”時霄留下這句話便沖了上去。

    先是奔向于曉夢,于曉雪二人。三個大漢在那邊,對于時霄而言,眼前這幾個人也就是會移動的肉體。強者只有拎著姜朔風的那個壯漢和兩個帶著面具的人,其他人也就是和混混差不多,感受不到任何一絲域力。

    “。。!”一個大漢慘叫道。他的右手手臂不翼而飛,只見時霄右手拿著那個大漢的一直小手臂,向另一個大漢砸去。呼吸間時霄將另一個大漢解決,整個上半身出現了碗大的窟窿瞬間斃命。隨即閃身向第三個大漢攻擊而去。

    “你是誰?”那個拎著姜朔風的壯漢早已將姜朔風扔到一旁,過來用域力擋住了時霄那打向第三個大漢的拳頭。

    “死...”時霄留下這句話隨后爆出寸勁,那壯漢的域力直接被沖破。拳頭直直的打在了第三個大漢頭上,場面血腥無比,整個頭顱被時霄的靈氣沖爆開。

    “你...”壯漢見狀不禁驚訝道。沒想到眼前這個少年年紀不大,卻有著如此毒手。

    “沒事了...”時霄愧疚的望著衣衫不整的于曉夢姐妹二人。

    “肖雨...哇...嗚嗚嗚...”于曉夢,于曉雪此時見到時霄感覺又有了希望,已經泣不成聲。時霄安慰了二人,從域力水晶里拿出域寶丹給二人服下,同時給二人蓋上了衣服。

    “臭小子,你該死!”一個帶著面具的人說道。隨即催動域力向時霄攻擊而去,在時霄看來這個人脾氣倒是不小,最強的壯漢都沒說話,倒是這個最弱的人說了。

    “螻蟻。!”時霄吼道。

    催動靈氣閃身道此人的后方提起右手,向此人的喉嚨上攻擊而去。與此同時,另一個人見狀同時催動域力向時霄攻擊去,但是速度太慢了。當他還未到時霄面前的時候,那個帶著面具的人早已經斷了氣,整個喉嚨被割破,死不瞑目。

    “你盡然殺了他。!。。!”那個飛身過來的帶著面具的人已經瘋了地喊道。眼前被時霄殘忍擊殺的人是他的親弟弟,結果就在自己面前被殺。

    “你也和他一同下地獄吧...”時霄冷漠地說道。隨即催動靈氣向另一個帶著面具的人閃身而去,手刃此時已經成為時霄最習慣用的招式,將靈氣匯聚到手上然后猛地釋放出來,短時間內形成一塊區域的爆炸,這個攻擊在人最脆弱的地方爆炸,被攻擊者瞬間斃命。

    “得罪了金家,你也不會有好果子吃。!”壯漢催動域力向時霄攻擊而去,打斷了時霄擊殺那個戴著面具的人的攻擊。

    “金家...該滅了...”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玄皇元龍傳〕〔超凡大衛〕〔從文抄公到全大陸〕〔空間在手:撿個王〕〔穿成反派的作死未〕〔我有無敵升級系統〕〔萬族之劫〕〔桃花賦之一裹兒傳〕〔幸福人生護士蘇鑰〕〔情定終身:霸總寵〕〔占鋒〕〔穿到現代以后她躺〕〔我師兄實在太穩健〕〔我的混沌城〕〔超甜蜜寵,我家夫
  sitemap
王者捕鱼赢话费下载